rifo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男人不哭-第一百五十三章 安靜的詩然看書-z5oyi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
诗然前边讲得基本属于废话,比如刘希喝醉酒时的丑陋德行,跟女人上床时的变态云云,没太多用处。
“不知道这些对你是否有用?”诗然问。
妻子的報復 曉金
我摇了摇头,说:“你还知道对方什么事?”
诗然抿了一下嘴,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
“只要有用,你开价。”我说,心里很清楚这种女人只认钱。
“这是刘希的秘密,不管对你是否有用,都需要付了一笔费用,不然的话,我没必要冒险说出来。”她淡淡的说。
“开价。”我喝了一口酒说,不想啰嗦。
“一百万。”
“咳咳!”我直接把刚刚喝到嘴里的酒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一百万?”
“对!”她淡然的点了点头,说:“并且你要先给钱。”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盯着她的眼睛,诗然没有躲闪,看样子真知道刘希的某个秘密。
“诗然,这是我们的老板……”顾小北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随之被打断了:“这个秘密对某些人不值钱,但对于想对付刘希的人来说,绝对不止一百万。”
“好,我要了,不过如果你骗我的话……”本来想威胁一下她,可是话没说话,诗然便开口道:“我家就在江城。”她的意思不言而喻。
“说吧。”我盯着她说。
“先给钱。”她的语气很坚定。
我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不过几秒钟之后,扭头对旁边范磊说:“把小曼叫进来,让她开张一百万的支票,钱走公司的帐。”
范磊和陈小曼是情侣,我把范磊叫到了重金属KTV,陈小曼下了班也过来了,只不过在财务室一边对帐,一边等着范磊。
“是!”范磊起身离开了包厢。
我端起酒盯着诗然说:“喝一杯?”
“我陪酒的价格小北姐知道。”她淡淡的说。
“我去。”自己差一点骂出口,心里十分腻歪,这个女人掉钱眼里了。
“你很缺钱?”想了一下,我开口问道。
她面无表情的说:“你想保养我吗?”
“咳咳!”我再次被她的言语搞得咳嗽起来:“不不,只是觉得像你这样有气质,安静的女孩,不应该做这种事情,如果实在缺钱的话,我可以借你。”
在说出借钱的话之前,自己根本没有这种打算,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会事,鬼使神差的就说出了口。
“好啊,我需很多钱。”诗然倒是来者不拒。
“多少?你用来干什么?可以告诉我吗?”我想了想问道。
江山如畫與君共賞
医手遮天:腹黑王爷狂萌妃
她盯着我的眼睛,我尽可能露出真诚的目光,因为她如此淡然安静的气质,应该在大学里教书,没课的时候喝喝茶,或者弹弹钢琴什么的,总之要过一种知性优雅的生活,而不应该出入娱乐场所,过着这种乌七八糟的生活。
“我想开一个舞蹈工作室,我想要跳舞。”她突然开口说。
“跳舞需要很多钱吗?”我对这一行不太了解。
“需要一间安静的练舞室,参加各种舞蹈大赛,需要灵感来创作,总之也许几年没有收入,甚至于十几年,而平时的开销却很大,仅仅一间安静的练舞室,如果租的话,第一个月的开销就需要几十万,后面每个月都需要三到五万不等的费用,而如果买的话,前期的投入更大。”她说。
“还有,我每个月的开销也需要五万左右,不想降低自己的生活。”她补充道。
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有点看不透这个女人,正在这个时候,范磊和陈小曼走了进来。
“强哥,你要的支票。”陈小曼将一张支票递了过来。
米瑞斯之破晓黎明
我伸手接住,随后放在诗然面前。
“现在可以说了吧?”
“强哥,我先出去了。”陈小曼很聪明,立刻离开了包厢,不该听的事情,她绝不听,平时只管财务,其他事情一概不闻不问,除非涉及到范磊。
修神錄
“刘安是个老色鬼,七十五岁的时候又娶了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当时刘希正好是青春期,刘安毕竟七十五岁了,三十多岁的妻子又正是虎狼的年纪,于是在某天的中午……”诗然讲述道。
“你怎么知道?”我瞪大了眼睛问,因为这种事情太过于敏感和隐秘,刘希除非是傻子才会讲出来。
“因为有一次刘希喝醉了,我跟他做的时候,他小声的喊着妈妈,于是便趁机询问,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也许是某种长年的压力,总之他在迷迷糊糊之中,说出了心中的这个秘密,第二天,好像完全不记得了。”诗然说。
“你确定这是真事?”我有点不相信,太离谱了。
“他们的孩子都五岁了,正在江城国际幼儿园上学,我去看过那个孩子,跟刘希有七、八分像。”诗然说。
我点了点头,心里已然相信,并且开始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件事情。
“我可以走了吗?”耳边传来诗然的声音。
“呃?”我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说:“可以。”
“谢谢你的支票,再见。”她起身准备离开包厢。
“喂!”我叫了一声。
“还有事?”她扭头看来。
傲神無雙
武者諸天
“你不应该过这种糜烂的生活。”我说。
“呵呵,你养我吗?”她反问道。
穿越之何以解憂
我轻叹了一声,自己无权干涉对方想过的生活,于是只好说:”如果遇到麻烦的话,可以找我,也许能帮得上忙。“
“谢谢。”诗然道谢,然后飘然而去。
穿越空间之张氏
包厢门关上之后,我还有点恍惚。
“强哥,你如果想一亲芳泽的话,我可以安排,给钱就行了。”耳边传来顾小北的声音。
“呃?不不,不需要,就是有点可惜,气质如此特色的女孩,为什么干陪酒这一行。”我叹息道。
“虚荣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顾小北说。
“也许吧。”我说。
第二天,我约了赵大山在老客运码头见面,他一脸着急说:“什么事?一会有行动,给我十分钟。”
“我知道一件事情,也许可以通过这件事情知道一些万鑫集团和刘家隐秘的事情。”我说。
“什么事?”赵大山问。
“现在还不能说,赵哥,帮我查一下五岁的小孩,叫刘云熙,现在就读于江城国际幼儿园大班,我想看看对方的户口登记情况。”我说。
“就这么点事?”赵大山瞪大了眼睛。
“赵哥,这个叫刘云熙的小孩,也许就是打开万鑫集团的钥匙。”我说。
“行吧,我下午把资料通过手机传给你,先走了。”赵大山急匆匆的离开,他总有忙不完的抓捕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