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af4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仕途紅人 愛下-第186章二個嚴重問題-1gpk5

仕途紅人
小說推薦仕途紅人
竞聘职位的事情,大家都在做,此方案有着自身的亮点。
一是做到不唯资历、只唯能力。二是允许部门的中层正职只要满二年,中层副职只要满五年,都可以参与竞聘。
罗珊在竞聘方案做好后,当然私下先征求了县委书记杜维的意见。
县委书记最主要的抓手就是提拔和调整干部,而且他还拥有一票否决权,罗珊要想推行年轻干部提拔试点方案,必须事先得到县委书记的支持,这样的话,在常委会上通过的概率就非常大了。
同时,作为县委书记,对于曲江省委组织部发文要求各地推进年轻干部的培养与提拔工作,杜维也是需要做出成绩来的。
这个方案一旦实施成功,杜维作为县委书记,他的脸上很光彩,毕竟是在他的领导下开展了试点工作。另外他满意于罗珊尊重他的态度。
等到罗珊介绍完方案,县委书记杜维一反常态,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省委组织部专门下发了文件,我们得拿出试点方案来,我们得总结和发现经验,为此我赞成罗书记提出的方案。”
对于这个方案,作为县长高林在心里是不想通过的,他隐约明白罗珊突然推出这项改革措施,肯定是为了某些人,绝对不会如她所说的那样,纯粹是为了加快年轻干部的培养力度,真正做到干部的年轻化、专业化。
只是他觉得如果在这次会议上公开反对这个改革方案,好象有些得不偿失。
一是他这样做,就等于与罗珊彻底撕破脸了。本来二人为了常务副县长的提名已经闹僵关系,现在又公开反对罗珊的提议,那么双方关系就彻底完蛋了。
倾尽缠绵 无欢也笑
二是这项年轻干部培养与提拔方案,其实对他也是有利的。改革方案里推出了15个中层副职竞聘岗位,应该可以把属于自已的人推上去几个。
殊途何归 曲墨文音
职场有职场的规矩,不管什么事情,都要适可而止。
特别是在常委会上,要懂得给别人分享权力和利益,比如在干部调整上,大家都要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
许多权力和利益,想要某个人进行独吞或一二个人之间瓜分,那是绝不可能的。职场中的许多事情,其实需要互相妥协、互相交换,才能最终达成。
中层干部在各个县级部门和乡镇街道里也是非常要紧的,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难道自已公开反对?
于是高林县长成了最后一个公开表态支持这项改革措施的人,风物长宜放眼量,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走着瞧吧。
张峰对于这个方案被全票通过并没有感到过多的惊喜,这种其实对每个领导都有好处的改革方案如果通不过的话,那么说明这个常委会内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纯粹是为了斗而斗,根本不是为了做事,这样的话,自已其实也没有必要多呆下去,这种地方根本学不到具体的东西,只有无穷无尽的争斗。
常委会结束后,张峰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朱宏交给他二份材料,其中一份材料反映学校应该发给教师的年度绩效考核奖金,至今县教育局还没有进行下拨,请领导出面解释并进行解决。
悍妻來襲 采蘑菇滴熊
张峰惊讶地说道:“中小学属于财政全额拨款单位,教师的年度绩效考核奖金,应该都是事先预算好的。”
“县财政局应该是专款拨付,不太可能存在拖欠的问题。金温县就算财政困难,还不至于没钱发放教师的绩效考核奖金。”
秘书朱宏此时解释道:“张县长,我刚才已经向县财政局局长打电话进行了解,陈局长明确表示这笔钱早在半年前就下拨给县教育局和各个乡镇街道。由于这笔钱数额较大,陈局长的印象深刻,表示绝对不会记错。”
金温县的地域很大,城区有着六个街道,另外还有一个乡、七个镇。
城区街道的面积都比较小,六个街道加在一起的面积,还没有下面一个镇的地域面积。
为此金温县的教育系统实行二轨制管理。
位于金温县城区的所有公立幼儿园、中小学校都归县教育局直接管理。就是由县教育局全权负责校园长的任命与考察,教师的招聘与调动、教师工资奖金的下拨、教育经费与设备设施的配备等等,为此城区的六个街道并不参与这些幼儿园、中小学的任何管理工作。
而金温县的象山乡、七个镇的公立幼儿园、中小学的教育工作归乡镇直接管理。乡镇负责统筹安排区域内的教育经费开支与教师的绩效考核奖金。
臨時老公:小妻不乖帶球跑
郎君,休妳沒商量 鐘離末
县教育局在知会乡镇领导意见的基础上,对乡镇的公立幼儿园、中小学的校园长进行任命;指导教师招聘与教学业务。
为此县财政局的陈局长才会说起,教师年度绩效考核奖金,早已经下拨给县教育局和各个乡镇。
张峰知道县财政局陈局长没有必要在这个事情上瞒骗自己,这封信件里反映的确实是关于城区教师的年度绩效考核奖金问题,那么看来这笔费用应该是被县教育局截留挪用了。
为什么会被挪用?到底挪用了多少?只有通过向县教育局了解相应情况,才能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另一份材料反映金温县教育局发布的教职员工年度考核内容与标准,根本不接地气,教师们意见很大。
情深难奈
更麻烦的是,文件还专门规定,每个单位年度工作考核的最后三名教职工,在下个年度要实行缓聘。这项规定在具体操作中,给教师和校园长们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无论如何,在每个单位的年度考核中,总会有最后三名。而这三名教师实行缓聘的话,按照县人社局统一发布的聘任制度规定,缓聘的教职员工只能享受一半的工资与奖金,换成任何一个教师都接受不了。
对于校园长来说,不实行这样的年度绩效考核,违反县教育局文件规定精神;如果实行这样的规定,那要被年度考核最后三名的教师烦死。
秘书朱宏悄声说道:“张县长,我听同事说起,有城区学校的老师由于缓聘,竟然拿着菜刀闯进校长办公室,与校长进行吵架。”
张峰听了更是觉得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