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p89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七十三章 展望(完)鑒賞-45biu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夜深。
秦三月翻过身子,偏头看一眼旁边的居心。
居心睡得很熟。昨夜一宿没睡,白天又受到了惊吓,今晚她早早地就睡着了。
但秦三月怎么也睡不着。
同戈昂然的对话历历在目。“规则肃清”、“上殷正气”这些让她心平静不下来。用意识去观察心头,可以看到那枚紫色结晶变小了很多,就依附在心头上,散发着莹莹紫光。她想,如果自己的胸膛是透明的,那么一定能直接看到一颗散发紫光的心脏。
穿越时空之星星蜜语
那些紫光,就是上殷正气吧。
秦三月用心去感受,去控制。它们很听话,任由秦三月摆布,让变化成什么就变化成什么,过后,它们便重新回到那枚紫色结晶里。
“那一天似乎掉落了很多这样的结晶,如果把它们全都收集起来,能不能结合成一个整体呢?”
如果能,整体又是什么?跟那位清宫玄女相关吧,大概。
要是老师在的话,他一定能告诉我答案。
但,总不能什么都依赖老师吧。老师不在,就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自己这个学生当得挺可悲了。
只是,总还是想把闭关的收获告诉老师,或许他会夸奖。
秦三月思绪逐渐飘远。
似乎进入梦乡了。
在梦中,她在一片紫色的海洋里,下沉,不断下沉,永远无法触底。
……
次日清晨,依旧是黎明的曙光唤醒了姑娘们。
今天居心起得很早,早早地就收拾好一切,然后去膳食楼买来了早点。秦三月只是起床洗漱一番后,便只管享受这学府的美食了。戈昂然说得不错,学府膳食楼的东西味道不错。许久没吃过好东西的秦三月,吃得很满足。
“三月啊,今天我可能还是得紫墨池那边学习。”吃早点的时候,居心开口说。
“是为了比试吗?”
“你知道啊。”
“嗯,昨晚听路人提起过。”
居心将一块菱露糕咽下,然后说:“嗯,这场比试关乎到去中州参观武道碑的名额。我想努力一下。”
“那里有什么吸引你呢?”
居心眼神悠悠,“瑶姐姐以前是个天才,你知道吗?”
“嗯,知道。”
“那个时候的她啊,在武道碑上排名特别靠前,就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的。是天底下最天才的十几个之一。”居心喝了口水,“但是之后何依依出了点事,瑶姐姐为了救他,损伤了道基,排名一下子就跌到一千开外,随后几年里,越发严重,直至彻底失去排名。”
“所以呢?”秦三月问。
“我想去争取一下。”
“排名吗?”
“嗯,我知道我不是瑶姐姐那种程度的天才,但我还是想替她找回些什么。”
秦三月摇头,“这个应当何依依来做。毕竟,瑶姐姐因为何依依而伤。”
“他愿意去那最好。但他去是他去,我去是我去。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居心语气比平常平和一些。她很在意这个,“我一定要去的,中州比东土大太多太多了,那里一定有着更加了不起的人和事。”
秦三月笑了笑,“那我陪你一起。”
“你也要加入学府争取名额吗?”居心问。
秦三月白了她一眼,“你傻啊,我有老师的。”
“那你打算怎么去?我听说只有受邀请,或者被分配到名额才能去的。”
秦三月笑着说:“我不一定非要去参观那什么武道碑啊,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中州。”
居心皱起眉,“说起来,我倒是还没问你。叶先生呢?还有小蝴蝶呢?”
“老师他做事从来都让人摸不着头脑,我的确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他也总是会在不经意出现。”秦三月说着,顿了顿,“至于胡兰嘛,我猜啊,她多半也在中州。”
秦三月知道,曲姐姐在东土足迹不多,胡兰多半早就踏遍了。下一趟应该就是去最近的中州。而中州那么大,胡兰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找遍每一处有着曲姐姐足迹的地方。
“你是想去找小蝴蝶吗?”
秦三月摇头,“她啊有着自己很重要的事做,我不会去打扰她的。”说着,她笑了笑,“不过在某一处街角,蓦然回首之间,便遇到了,难道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吗?”
居心笑起来,“不愧是你啊,秦三月,多有诗意哦。”她深吸一口气,只觉身心舒畅,“那这样吧,我要是争取到了名额,我去请求院首,问看看能不能把你带上一起去中州。”
秦三月笑着摇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说吧。这种事情,哪能让你去。”
居心想了想,“也是哦,院首很看好你,或许他会同意。诶,不对,那这样,你岂不是就欠他人情了?”她摇摇头,“算了,还是让我去吧,我是学府的学生,没关系的。你啊,一个姑娘家家的,不要随便欠人人情才是。”
“不至于不至于。”秦三月劝说道,“我这种小辈,哪能说得上人情。”
居心忽然执着起来,“那不行。你现在虽然还小,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很了不起。可不要在这种小事上随便欠人人情。”
“这——”
“就听我的吧。没关系的。”居心打断秦三月,“院首也还是很看重我的,我去好好说说,问题不大的。”
“唉,行吧。”
居心这么坚持,秦三月也不好在固执。她觉得,发生了昨晚的事,戈昂然巴不得自己一直留在青梅学府里。
“那走吧,我们去紫墨池。”居心站起来,满脸笑意。
“嗯。”
收拾完桌子后,她们出发了。
思念那些年
失去了紫色结晶后,紫墨池变成了普通池子,但似乎是上殷正气在这里存留过太久,使得这里生了不少灵植精怪,道意盎然,灵气充沛,更加适合静心读书修炼了。这反而更加有好处,毕竟那上殷正气是一般人吸收不了的,但灵植精怪酝酿出来的道意和灵气嘛,就能轻松利用了。
等等!
秦三月忽然想起来,自己刚来这里时,亲眼看到居心能够吸收那紫墨池的上殷正气。
心居书亭里,秦三月看了一眼认真学习的居心,陷入沉思。
难道,居心就是那种适应上殷正气的特殊体质?
但为什么之前那些上殷正气全钻进自己身体里了,而丝毫没靠近居心?
秦三月有些疑惑。她想了想,尝试着牵引一丝上殷正气,附着在居心手里的笔上,便见着那一丝上殷正气顺着笔钻进了她的手心。
真的能啊。
秦三月微微皱了皱眉,她把这个是牢记在心里,并没有直接告诉居心。毕竟居心现在还是浩然正气派的,而不是上殷正气派的。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告诉她。
之后,秦三月就真的沉下心来普普通通地读书了。
有意思的事,因为她的御灵之力,紫墨池的精怪们都尽力靠近这间心居,使得这里的道意和灵气更加充沛。居心学习的效率都比平时提升了不少。
当然,秦三月是注意到这一点的,但她并没有去改变什么,就由着这般。
毕竟能帮助到居心学习,那是极好的。
比起别人,秦三月自然是偏向居心的,希望她能在更好的环境里学习。
就这样过去了五天,青梅学府迎来了比试。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比试的名额关乎到去往中州参观武道碑,所以几乎是全员参与。大家都对中州武道碑抱有极大的渴望,都想见一见那曾经道祖讲道的道场,这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青梅学府这边分到了九个名额。而青梅学府学生中同时存在五届,便要分别从五届学生里决定出九个学生来,从新生届到毕业届。
居心所在的三年级按照这一年的表现被分配到了两个名额。
居心便要争取这两个名额之一。
在这几天里,秦三月听到一个有趣的传言,说啊,三年级的学生其实只有一个名额,因为其中一个肯定是居心的。秦三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居心姐姐到底有多么厉害,即便是在这群英荟萃的青梅学府里,依旧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存在。
当然,居心本人可是一点松懈都没有,为这次比试做足了准备。
秦三月觉得她便是那种又有天分,又特别努力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以黯淡下去呢?
比试正式开始后,秦三月一直以看客的身份在参观席里。
作为院首的戈昂然自然也在这里,他便领着秦三月一起观看这次比试。只不过,他们讨论得最多的根本不是比试的事情,而是上殷正气及其相关的。
比试分为三个环节,试文、试心、试意。
没有让秦三月感到任何意外,三年级学生里,居心以绝对的优势斩获三项第一,总得分傲居全府第一名。
历时三天的比试落下帷幕。
看到最终排名,以及听到大先生宣布前往中州的名额后,秦三月呼出口气,心情一下子好上不少。
在她旁边的戈昂然注意到这一点,笑道:“为居心感到开心,对吧。”
“是。不过,我并不意外。”秦三月说,“居心姐姐很优秀,跟她相处那么久。比试开始前,我就确定她一定能拿到名额。”
戈昂然笑道,“学府的比试对你而言,应该是轻而易举吧。”
“倒不至于。试意的最后一题,我不一定能通过。”秦三月摇头。
“取意于未来,这对你很难吗?”
人生十年
秦三月笑道,“院首真的是高估我了。我也只是个平凡人嘛,未来之类的事,哪里想得明白。”
“人是不同的。”戈昂然呼出口气,“居心的心意很坚定,她会在文道上走得很远的。”
“是啊,我真不一定比得过她。”
无上圣主
“你们的路不同。”
“……也是。”秦三月笑了笑。
不同吗?
她的回答是,并不一定。
得知自己争取到了名额后,居心第一时间就跑到参观台来,先给秦三月来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才笑着说:“我成功了!”
“太好了,恭喜恭喜。”
“才不要你恭喜。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居心正打算说其他,忽然注意到戈昂然也在旁边。
戈昂然平常里就跟个普通老头一样,恍眼一看还真看不出来。
认出戈昂然后,居心里面打招呼,“院首好。”
贴身美女公寓 龙龟.
戈昂然早就在周围立下领域了,所以周围的人并不能知道他就是戈昂然,不然的话,还得闹出些热闹来。
“很好,很好。”戈昂然满意地看着居心。
“院首过奖了,嘿嘿。”居心傻笑一声。
“大概三天后,我们就要出发去中州,你可要早点做好准备哦。”戈昂然对居心这个优秀的后辈展现了十足的善意。
居心顿了顿,咬咬牙,她想既然院首都在这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件事说了算了。
她想着,便立马说:“院首,我有一事相求!”
“嗯,你说。”
居心忽然有些紧张,要是戈昂然不同意那件事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秦三月很少看到居心这样拘束紧张的神情,觉得有些可爱,就笑眯眯地使劲儿盯着看。
“院首,我能不能带上三月一起!”说着,她急忙解释,“三月不占学府的名额的,她只是也要去中州,看看能不能顺路跟我们一起去!”
戈昂然愣了愣,然后说:“好啊。”
“啊?”
戈昂然答应得太快,甚至缘由都没问。以至于反倒轮到居心发懵。
“我说没问题。反正学府的飞艇很大,带几百上千个人都行。”戈昂然笑着说。
秦三月轻轻一笑,弯腰行礼,“多谢院首。”
“哈哈,不用不用。你们先聊着吧,我先走了。”戈昂然和善地笑了笑,就离开了。
聪明如居心,看着秦三月的神情,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什么。她立马掐住秦三月的脸,“好你个三月,你肯定知道院首一定会答应的吧!”
居心掐得不重,秦三月就任由她,“知道啊。”
“那你刚才就是在看我笑话!”
“才没用!我之前都说了我去说,是你偏偏要自己揽下来的嘛。”
居心顿了顿,好像也是哦。
她一下子理屈,憋不住一句话来,就红着脸说:“晚上有你好看的!”
“都说了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
“哼!作为奖励,待会儿回书舍了给我捏捏肩。”居心撅起下巴说。
秦三月笑吟吟道:“好的居小姐。”
“走吧!先陪本姑娘去城里逛逛!”
“奴婢遵命。”
“好耶!”
“小姐你慢点。”
……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