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l1q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四十四章我最怕你受傷讀書-cwrzw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你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那边的话并没有说完通话就被中断了,手机里只剩下了忙音,当高煜铭再一次的回拨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回响了。
高煜铭看着手机的黑屏,瞬间想到了什么,心中暗叫不好,立即冲回了病房,然而,病房里原本躺在床上的南意棠已经不知所踪。
这根本就是个圈套,南意棠并不是真的生病,医生说的那些话也根本只是在诱导他把小馒头带出来,暴露孩子的所在地,他们根本就是在骗他,真是好大的一出戏啊!
高煜铭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立即将电话拨了出去,“立即马上封锁所有通往医院的出入口,另外派一波人去前往西北仓库那条路上去寻找107和206的下落。”
他怎么那么轻易的就被骗了?看到南意棠生病瞬间瞬间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中的诸多疑点,南意棠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吐血,什么受到了刺激,什么醒不过来,全都是假的,可笑的是他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全部都相信了。
“姐姐,你骗我。”高煜铭有些阴沉的走向那张病床,掀开的被单微微向下凹陷的枕头,还留着她曾经躺过的痕迹,他轻轻的抚摸着,目光越发的冷冽。
南意棠刚刚从医院的地下车场跑出去,那里有车子停着,等待着接应她。
花祭,爱情是毒药 蓝依若
南意棠没有什么力气跑出来,已经很艰难了,赶紧上了车,才松了一口气,软软的倒在车上,一克都还没能够歇息,立即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搂住了。
“南意棠,你是恨不得把我的心挖出来吗?”
秦北穆那么用力的搂着怀里的人,似乎恨不得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他真的是又气又恨又心疼。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自己用这么冒险的办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高煜铭对你产生了怀疑,或者没有及时停下来的话,你该怎么办?谁允许你吃这样的药的?”
秦北穆已经快要气死了,他明明已经想好了别的办法,只是更加费时间,南意棠就这样等不及的送上门去,用这么冒险的办法。
虽然把孩子救上来了,南意棠却也足足的受了苦,吃那样的药,吐血虽然只是演戏,可对她的身体也是有伤害的,吐出来的确实是南意棠自己的血,身体的难受和痛苦也完全是真的,所以才能够骗过高煜铭。
秦北穆看着她苍白的脸,心疼的不行。
冷漠天才火爆女
“孩子救出来了嘛。”南意棠被秦北穆抱在怀里,因为身上难受,没有什么力气,可是能够嗅到秦北穆身上的味道,她心里面就安心了许多。
“已经把他送回家去了,孩子完好无损,你可以放心了,到时你以后不许再用这么冒险的办法了。”
魔炼巅峰 金楷
林夏的重生日子 绯毓
“你别生气,是我错了,我只是想快点把孩子救回来,虽然你也能够找到他,可是耗费那么多时间,我实在是怕孩子会受苦。我虽然吃这个药,现在对身体有一些损伤,但是不会耗费元气,养一养就好了,你别担心。”
“你这个样子,还让我不要担心。高煜铭他是太年轻,太孩子气了,所以我们才能够把孩子救出来,若是换个狡猾的人,你可就把自己赔进去了。”
“我真是因为知道是他,所以才敢这么做的,换作旁人,我就换别的办法了,我又不傻。”
“你还不傻?一天天的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秦北穆摸了摸南意棠的头,生气又心疼,可是又拿她没有办法。
“你别生气,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回了,这次的确是没有办法。”南意棠靠在秦北穆的怀里,轻轻地蹭着他,就像是猫儿似的在撒娇,“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
“除了原谅你,还有别的选择吗?”秦北穆木着脸说道。
“没有了。”
“你要是再冒险,我舅教训那个小兔崽子。”
“这跟孩子有什么关系,你干嘛好好的要教训他呀?哪有你这样当爹的孩子被人家拐走了,你不想着安慰还要打他?”
南意棠一听就不乐意了。
“这小兔崽子不是他自己走丢的吗?这么大的孩子了,应该对他自己的行动负责了,我还没有动手呢,你就对我这么凶,媳妇儿,在你心里面是孩子重要还是我重要?”秦北穆莫名的觉得委屈。
我的男友是TFBOY
“你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你跟孩子为什么要比?你们当然一样重要了,你这个爸爸怎么能跟孩子争风吃醋呢?”
“因为我感觉你爱孩子多点,都不喜欢我了。”
“没有的事。”
“怎么没有你刚刚为了他凶我?”
“……”南意棠现在有点怀疑他到底是给自己找了个老公,还是找个儿子?这大男人平时在外面一本正经的,怎么现在跟个孩子一样?
末世我孤獨地醒來
“你看你说不上话了吧?分明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
南意棠叹了一口气,垂着脑袋躺在秦北穆的腿上。
“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秦北穆一下子紧张起来,这下完全忘了要争风吃醋的事了。
“老公,你还要生我的气吗?”南意棠一脸虚弱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北穆。
“不气了,不气了。”心疼,终究还是占了上风,南医堂在里面的却是受苦了,氢钡幕也没法再说什么,他其实理解来南意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仅是怕孩子在里面会受苦,也是为了防止秦北穆出面,怕他的身份暴露。
从前秦北穆一个人承受了多少风雨,而现在南意棠也想帮着他一起,这条路虽然艰难,但是因为有他们两个人一起走着,所以艰难也都不算什么,他们可以记住的,全都是甜蜜。
“棠棠,我想要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家,保护我们的孩子,我最怕你受伤。”
秦北穆心疼的看着南意棠还有些苍白的脸,“你可明白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