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a4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二十六章 揍啊讀書-kadic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朱铨听到汪静静笑道:“别哭了,这才多大点儿事儿啊,醒醒鼻涕吧!”
“谢谢您。”汪静静接过朱铨手中的纸巾,自己擦了擦眼睛后,又醒了醒鼻涕,这才继续说道:“我从您参加《主持人大赛》的时候就成了您的粉丝,您的作品我都喜欢,您打辩论的样子特帅!就是…”
“就是什么?”
朱铨笑着问道。
“就是您演播的小说都是恐怖悬疑的,我一个人大晚上的在房间里不敢听!”汪静静嘟着嘴巴,一脸委屈的模样:“您可不可以以后也多录制一些小甜文啊?”
“是吗?那说明我演播的很好啊,起到了作用!”朱铨乐道:“至于你的建议,我以后遇到好的本子,我一定会演播的。”
朱铨没有把话给说满。
有声小说的男女生分别对应着两大市场方向,一个是恐怖悬疑类,另外一个是狂撒狗粮类,也就是汪静静说的“小甜文”。
不过,这两个大类的主播基本很少互播的,因为播出来的味道就不对了。
坟地小保安 条子
所以,朱铨也只能暂时性答应下来,等遇到好本子再说。
一旁的汪宇宇趁机说道:“朱铨老师,我姐最喜欢主持人就是您了,可以跟您一起拍合照吗?”
汪静静也一个劲的用力点头!
呦呵!
哥们儿也有个小迷妹粉丝了?
不错,不错!
对于这位小迷妹的喜欢,必须给予充分的肯定:
太她娘的有眼光了!
朱铨笑嘻嘻的说道:“有我在呢,你不用害怕!”
说着话,朱铨的眼神不由的瞥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数学家们,继续劝慰道:“咱们都不要搭理他们!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们的天赋不行?就凭借他们的眼神,他们看得准吗?”
说完那些数学家们眼神有问题之后,朱铨的嘴依旧将他们往死里面损,接着道:“而且…他们想要千里马,可以啊!先摸摸自己的胸口,问问自己的良心,他们这些人是伯乐吗?”
朱铨是个正直的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个正直的人。
正直的人眼里就容不得沙子,就喜欢有一说一,就心直口快,再加上他又是记者与主持人,从事新闻工作,造成现在他有什么说什么了。
最为关键的是,朱铨还知道说话的尺度,分寸掌握的极佳!
所以,虽然在这里他是国视的主持人,这里也有很多的媒体记者在场,但是没有大碍,现在的表现只会加分,并不会减分。
三俠逸史 雲夢澤泥
因为他站在了正义的大道上。
正义是永远不可被打败的!
领队何在常向前一步,右手指着朱铨怒斥:“你嘴巴干净点!”
那位来自金陵大学的数学教授,他可是华国数学界的老资格,直接把脸给掉了下来,阴沉着脸,低声道:
“这位叫朱铨的小年轻,你不要自以为是,可好?
我们教育学生,跟你与什么关系?
你来这里又是来添什么乱的?
不要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就悲天悯人的出来劝阻,你这样的行为是‘溺爱’,是会毁了他们的。
而且,你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丢不丢人啊!懂不懂‘家丑不能外扬’这个道理啊!”
今天的一天真是个糟糕的一天!
先是这几个孩子在主场作战的时候居然考了个史上最差的名次,第四名;
接着是灯塔国羞辱自己的国家,用掠夺的宝物来当做奖励,却出了一道世界难题;
然后这几个孩子居然还不自量力的去解答这道世界难题,期望可以把奖品留下来。
超级帅哥 大思无邪
这…这…这不就是在足球场上的‘耍猴’战术吗?
一圈人相互传导,里面一个人随着球的方向来回奔波,每次即将碰到足球的时候,却被人改变了方向,徒劳一场空。
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然而,最让人气愤的是,朱铨这货居然出来闹事儿,用的借口是自己骂的不对?
握草!
老师骂学生,难道还不能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闹事儿还有理了?
老教授想不通!
他只知道,今天的青少年国际数学大赛太乱了!
这事儿肯定会被那些怀揣着‘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媒大肆报道的,这样一来,他们这些人的脸估计得丢到全世界了!
此时,听到老教授这段怒斥的朱铨都还没来得及言声,现场的游客顿时不干了!
“呵呵!”
少女尋愛戀曲 夢律兒
“我真想说‘WC’!”
“倚老卖老的臭东西!”
“教育?你们管刚刚对孩子们说的话,叫‘教育’?牛!实在是牛!若不是我手机录了视频,若不是我亲眼看到了,我还真的会相信呢!”
“就是!你们哪里是教育孩子啊!分明就是在毁孩子啊!”
“成为你们的学生真倒霉,受的都是压迫!一点鼓励与肯定都没有,孩子们的信心都没你们给弄没了!”
“教不会教,就知道把责任推给别人,好意思的!”
逆天劍臣
“求求你们要点脸吧!”
“拜托,不是朱铨老师把咱们国家的脸给丢了,是你们!若不是朱铨老师挺身而出,你们丢的脸更多!”

要是今天朱铨没有站出来反驳,要是今天没有《马说》这篇文章敲醒沉睡的人们,周围的这些游客虽然也于心不忍,但出于身份,或者说出于对华国数学家的尊敬,他们也没有办法说什么。
在这样的场合下,一旦出错,那就是给国家丢人。
但现在朱铨站出来了,并且用自己语言唤醒了游客们的思路,知道了这些数学家究竟错在了哪里!
凭借着国视主持人的号召力,朱铨成功了!
这些个数学教授啊、数学老师啊,又一个算一个,只要是刚刚批评小选手的,都被骂得够呛。
因为有游客在骂,所以朱铨也没有再理那帮人,看着汪静静这些个小队员们,郑重的说道:
“来,孩子们,我教你们一个质朴的道理。”
小选手们认真倾听。
朱铨说道:“要是有人欺负你,第一次,你就退一步。”
顿了顿,朱铨继续道:“要是有人又欺负你,第二次,你再腿一步。”
小选手们似是而非的都点头。
游客们也停止了声讨,静静看向朱铨。
那些个教授、老师们也纷纷不善的看向朱铨,等着他下面的话。
朱铨继续道:“等你退啊退啊腿,后面是墙、是悬崖、是死亡之地,你发现你退无可退了,但是有人依旧再欺负你,怎么办?”
大地的原忿 阿舞
一少年傻乎乎道:“怎么办?”
“揍啊!”
朱铨猛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