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chu精华玄幻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武勳和文官相伴-6cfxn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昊看着右都御史,眉头紧皱,沙哑的声音隐藏不了森森寒意。
“石大人的意思,这背后的主使乃是安国公?目的乃是为了报复?”
右都御史没有丝毫的惧色,行了一礼,道:“臣并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
这话的意思就是:我就是这么想的,并且还是这么说的,只不过暂时没有证据。
赵昊听了,脸上流露出愤怒之色,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才道:“你可知道构陷国公,该当何罪?”
右都御史道:“臣知道,同时臣也知道,都察院乃是起监察百官的作用,若是文武百官不将都察院放在眼里,对督察院的御史们不屑一顾,动辄打骂,朝廷必将生乱!
臣还知道,无论殴打朝廷命官,还是胁持朝廷命官,皆是死罪!”
这话几乎是在跟赵昊硬刚了,没有丝毫要让步的意思。
不少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看着这一切。
武勋们则是表现得更加愤怒。
一个伯爵站了出来,指着右都御史骂道:“你个狗东西,说安国公报复你们,你倒是拿出证据啊!没有证据,你便是构陷国公!”
又有一个大将军站了出来,道:“贺文林失踪了,那是你们都察院的事情,是刑部的事情,莫名其妙为何要扯到安国公的身上,我看你们是图谋不轨!其心可诛!”
话音落下。
一个御史站了出来,大声地道:“杜明伯、金吾大将军蔑视殿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在这奉天殿辱骂、构陷朝廷命官,其罪当诛!”
话音落下,都察院的御史齐齐上前一步:“臣等附议!”
旁边的武官见到这一幕,愤怒达到了极致。
不少大将军已经是捋起了袖子,就要上前揍这些言官一顿。
这个时候,英国公站了出来。
“堂堂国公,非是尔等三言两语便可以构陷的,你方才说了这么多,含沙射影,总而言之便是一句话,你家大人乃是被安国公给掳走了……”
阿嬌重生日常 月亮上的葉子
“安国公身体抱恙,没有早朝,本公作为他的伯父,便替他做主,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若是能够找出证据,证明这一切乃是安国公所为,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
“若是你们找不出证据,便是构陷国公,其罪当诛!即便你们乃是御史,也要受刑,最起码也要流放至蛮荒之地!”
“如何?”
英国公的几句话,让他身后的众多武官和武勋们激动了起来。
“就是!哪怕你们是言官,说话也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你们便是构陷!”
“你们敢不敢答应!”
以往的时候,这些武勋和言官们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你不招惹我,我也不招惹你。
网游之祸乱天下 孤寒夜
偶尔有几个惹事了的,被那些言官骂两句,也就算了。
可是,这一次却是不同,言官们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些武勋竟是如此的嚣张。
嚣张到了竟然敢在这奉天殿大骂他们乃是狗东西!
这些言官什么样的辱骂没有见过?
葬珍瓏
可是这么直白,且是在这奉天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头一次。
他们如何能够不愤怒呢?
于是,一名年轻一些的御史听见这话,瞪向了武勋们,怒道:“一群粗鄙武夫,这朝堂之上,一切乃是以律法为准,你们说的话,算什么?”
“的确是要讲证据,可是你们武勋乃是仗着自己祖上积攒的功劳,行事肆无忌惮!若是贺大人被你们藏在府上,捕快们纵然是想要找证据,又如何能够找到?”
这话针对的乃是武勋。
武勋们听见这话,哪里能忍?
无论是侯爵,还是伯爵,一个个的全都站了出来。
“小兔崽子,你在说什么屁话!要是没有祖宗们呕心沥血!拼死搏杀!拿命换来这大楚的江山,你们这些狗崽子,在什么地方吃土,还不一定呢!你们说这些话,有没有良心!”
“老夫虽是不读书,却也知道仁义礼智信这五个字,知道人乃是要怀有感恩之心,你们这些家伙,可有半分的感恩之心?”
红妆叹:魑魅王妃
錯亂青春 NO
“天天的读书,老夫看你们把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
言官们哪里能示弱,反唇相讥。
“只会逞口舌之利,又有何用?这江山是祖宗们拼下来的,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真要是厉害,为何不去剿灭那西边来的胡人?在这朝堂之上,数祖宗的功绩,还说你们不是仗着祖宗积攒的功劳,方才有如今的嚣张气焰?”
“可笑!实在是可笑!看见你们,本官便想到了那些仗势欺人的某些玩意,那些玩意最起码仗势乃是来自人,不像你们竟是要一些死了不知道多久的祖宗给你们撑腰!”
这些言官们天天骂人,哪里是武勋们能够相提并论的。
戰勝未來 貓膩
每一句话都不带脏字,却能直接戳中武勋们的痛处,让他们压根没有反驳的余地。
于是,武勋们只要用出他们最擅长的招数…..揍人!
“狗崽子!老子便是做你爷爷都够了!你在这里骂谁呢!”
名门 高月
“老夫多年不上沙场,便让你们这些逮谁咬谁的家伙轻看了!看老夫今日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一群虎背熊腰的武勋和武官,捋起袖子就要上前。
文官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纷纷吓得后退。
“这里是奉天殿!太子殿下还在这里呢!你们一个个的想要做什么,造反吗!”
不得不说,这些言官的确是有些功夫的。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给这些武勋扣帽子。
但是,这些武勋一个个的都是嚣张跋扈惯了,哪里受他们的气,全都是置若罔闻,就要冲向文官们。
赵昊看着这一幕,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一抹微笑。
闔歡 花裙子
下一秒,却是很快的恢复正常,严肃了起来,瞪着文武百官们,大声的斥责:“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奉天殿!你们要在这里闹事吗?
一个个的成什么样子,体统何在!礼仪何在!威严何在!”
一声喝斥,终于是让奉天殿安静了一些。
英国公带头行了一礼:“老臣知错。”
其他武勋见状,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文官们同样如此。
一同道:“臣等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