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bwg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笔趣-一百四十八章:鴻鈞血虧讀書-c3ica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万丈高空之中。
老子和昊天两人,此时都是一声不响的看着自己的脚下。
生怕这个时候说点什么犯错。
而另一边,此时道祖鸿钧看着手中被封印了灵智的补天神石,则是开心的笑了出来。
石头,本就应该这样安安静静的。
重生鑒定師
总是吵吵闹闹的,像话吗?
那很不像话。
现在他看以后还有谁敢在自己这里叽叽歪歪的。
“昊天把东西拿回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鸿钧将手中的补天神石重新扔给了身后的昊天。
当然和刚才相比,补天神石的确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次上面不光多了无数道封印,封印的力度也是更加强了千百倍。
现在别说是留道缝了,就是连个孔都看不到。
毕竟这些封印都是他亲自设下的。
只是可怜的补天神石,才出来没有一个小时,就又被封印了。
这次别说是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连懵懂的意识都没有了。
小鹿的温暖 孙小布
而且下次再出来就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另一边,昊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补天神石,又看了看站在最前面背对着自己的老祖鸿钧,一脸不安的说道:“这……这还是请老祖拿着吧。”
开什么玩笑。
这玩意现在给他,他敢拿着吗?
万一是老祖在钓鱼执法呢。
他可还没活够呢,他还想平平安安的当天帝呢。
再说了这块破石头,说心里话,他也不是很想要。
这那里是什么功德圣物啊,这简直就是扫把星本星,也太不吉利了。
出来被雷劫劈,现在又被封印,还是被老祖亲自封印的。
昊天行走洪荒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谁能惨成这样的东西。
“给你就收着,这是六合道友赐给你的东西,老祖我还能贪下不成?”
听到昊天的这句话之后,鸿钧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了起来。
他乃是堂堂道祖,怎么会贪图别人的宝物,再说了这块破石头还不是什么宝物,和他刚才送出去的宝莲灯差远了。
真要这么想,那也太看不起他了。
等等!
昊天这是在看不起他吗?
想到这里,鸿钧感觉自己可能又要动一下手了。
同时心想是不是自己最近太善良了,怎么谁都敢质疑自己呢。
现在连昊天这个当年的小道童都学会这个了,这么下去,这天道圣人他没法当了。
“没…..老祖我这就装起来。”
听到老祖的语气忽然转变了,昊天急忙的低下了头颅说道。
毕竟这个老祖是什么脾气他是最清楚的。
但是自己也什么都没说,老祖怎么忽然间又变脸了呢。
下一刻,昊天急忙将手中的补天神石收了起来。
“果然是上了年龄了,脾气越来越差了……”
不知道为什么,昊天此时十分的想吐槽一下自己的这个老祖。
这一点和他的师尊陈六合可谓是不谋而合。
当然更不谋而合的是,这师徒两人都只敢在心中说出这句话。
毕竟当面说那就被打死了,两个人都没有这么傻。
至于另一边,鸿钧看着昊天将补天神石收了进去,满意的点了点头。
早这样办不就好了,非要逼他发飙。
他会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吗?
他可是道祖,就这样碎嘴的石头,白给他他都不要。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鸿钧又将目光看向了下界的洪荒之中。
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的说道:“昊天这洪荒之中天庭的创建还是需要你的。”
“是!”
当作者在vip章节放了3000字国骂…… 小最
听到这句话之后,昊天微微的点了点头。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未来的天帝,这个天庭还是少不了自己的。
应该少不了吧?
其实现在昊天也有点不确定了。
毕竟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这个老祖了。
“不知道天庭的创办有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
下一刻鸿钧低声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和昊天在说话,的还是在自言自语。
“没有,都挺顺利的。”
而昊天听到鸿钧这句话之后,则是迅速的回答道。
管是不是和他说的呢,回答没有就对了。
而且就算有困难,他现在也不敢说了啊。
谁知道这是不是钓鱼执法。
万一因他有困难,老祖再说他能力不行,把他撤下去,那该多冤枉啊,自己这天帝之路步步坎坷啊。
“老祖要不然我自己先回一趟洪荒,毕竟这次离开的时间也够长了,不知道下面天庭筹办的怎么样了。”
下一刻昊天看着面前的鸿钧,犹豫了半晌之后终于是低声的说道。
本来最一开始在青山之中,他还是十分期待和老祖鸿钧一起游历洪荒的。
毕竟再怎么说,自己这个老祖也是天道圣人,而且自己这个天帝的位置,也是师尊陈六合与老祖一起定下来了的。
想来这次一起外出游历,老祖肯定会给他点好处。
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也不敢这么想了。
什么好处不好处的,还是小命要紧。
要是命都没了,什么好处都没用。
如今和老祖走在一起,昊天感觉自己的小命越来越危险,没准因为什么事情就没了。
毕竟他这里除了一个话痨倒还霉的补天神石之外,还有一个同样倒霉的孔宣呢。
扫把星上的文明 大宝十三
这些东西可都是隐患啊,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爆炸呢。
“自己回一趟洪荒?”
听到昊天这句话的时候,鸿钧脸色忽然一遍,心想这也不是不行。
而昊天此时看见鸿钧脸色变化,差点吓得没有跪在地上。
心想,自己不会因为这句话挨打吧。
那可就太冤枉了。
他不单独出走了还不行吗。
“老祖那个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和您先去……”
“那你就先去洪荒之中筹备吧。”
不等昊天这里把话说完,鸿钧直接沉声说道。
“老祖我错了….啊?”
刚跪下准备认错的昊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愣住了。
老祖这是没有怪他?
昊天这一跪不光是他自己愣住了,连带着鸿钧也是愣住了。
看着昊天跪在了自己的面前,鸿钧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呢。
这不是让你回去了吗,还跪下来干什么啊。
难不成是想从自己这里拿点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鸿钧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陈六合刚才都给东西了,自己作为道祖,不给东西好像确实说不过去。
没想到竟然还和自己玩小心思。
算了,昊天之前给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道童,那他也不能太小气,给就给吧。
“这件幻天水镜是老祖我成圣之前一直使用的法器,今天就给你拿去吧。”
话毕,一道光华从鸿钧的背后飞了出来,直接笼罩在了昊天的周身。
随后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直接出现在了天地之间,镜子出现的瞬间,似乎冥冥之中有有一股响声传出。
“啊?”
看见这一幕,昊天愣住了。
九州仙俠錄
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老祖不光没有惩罚自己,竟然还奖励了自己法器,难不成真是因为年纪大了,情绪变得善变了?
“怎么还不满足?”
而鸿钧看着昊天那一脸迷茫的样子,则是皱了皱眉头。
心想这还不满足,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六合是给了你两件东西,但是那不一定有自己这个好用啊。
要知道自己这幻天水镜可是先天至宝,又在自己身边浸染了这么多年,说是混沌级别也不为过分。
更何况镜子里面还有自己当年对大道的一些感悟,虽然当时他还没有成圣,但是那感悟是真的啊。
而陈六合哪里只不过给了一块破石头,还有一个大孔雀。
虽然这两个确实大气运之物,但是估计最多也就能爆发出准圣的战力,而且这还需要后天培养才能到。
这和自己的宝物相比,简直是就是…..
等等,好像还真的比自己的好一点。
想到这里,鸿钧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出青山之前,陈六合对着自己笑呢。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和自己比?
不行!
他作为堂堂道祖,怎么能被人比下去呢。
就算送东西,他也要是天下第一。
想到这里,鸿钧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当然陈六合肯定不会知道,鸿钧心里会是这样想的。
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喊冤枉。
他当时冲着鸿钧笑,完全就是因为高兴对方终于走了,他好可以闭关了。
这和送东西、攀比什么的,完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那么勤俭节家的人,怎么会有这种奢侈的行为呢。
好东西留在自己的手里,他不香吗?
为什么要送给别人。
……
“还有这九龙神杖,是当年老祖我和罗睺大战之后所得,这次也都一并送给你吧。”
话毕,虚空再次被撕裂。
无数金色的光芒从虚空中散发,这一刻连大道开始晃动了起来。
随后一根金色的法杖出现在了鸿钧的手中。
“拿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法杖也是被鸿钧一并扔给了昊天。
在扔出法杖的瞬间,鸿钧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他是道祖不假,但是不代表他是冤大头,无缘无故损失了两件如此强大的法器。
即使是他也有点心疼。
更何况这些法器,还都是伴随他走过了无数的年代。
“感谢老祖,昊天以后一定唯命是从。”
另一边昊天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面前这两件堪称混沌级别的法器,现在是自己的了,还是老祖亲自给的。
这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
其实现场吃惊的不只是昊天一个人。
连带站在昊天身旁的老子,此时都是被师尊这些举动给吓到了。
创办个天庭,真用给这么多的东西吗?
自己当年成圣好像都没有这么多的奖赏。
想到这里老祖忽然也想入封神劫,然后创建天庭了,他有信心比昊天做的更好。
毕竟给的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老祖我…….”
“你现在可以去忙天庭的事情了。”
另一边,还不等昊天把话说完,鸿钧直接低声说道。
这两件东西就够了。
其实再多他也有。
但是他不想给了。
毕竟创办天庭根本就用不到这多的东西,他也是知道的。
现在他之所以给这么多,完全就是为了和陈六合怄气。
“谢谢老祖!”
下一刻昊天欣喜若狂的回答道。
“那我就先退下了。”
“快走……”
咻——
不等鸿钧讲话说完,昊天直接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这个速度连老子看见都愣住了。
心想这是一个准圣应该有的速度吗?
就这消失的速度,说是圣人他都信。
“老祖您实在……”
看着昊天消失的背影,老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絕品狂少 銀劍書生
败家!
这其实是老子想说的,但是他不敢说。
毕竟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可是鸿钧、他的师尊、天道圣人。
要真是这么说,那和找死不久没什么两样了吗。
“封神大劫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似乎是猜出来了老子想要说什么,这一刻鸿钧沉声说道,打断了对方的想法。
“刚才你也看见了,这次的大劫不光是那些先天魔神,连西方那两个逆徒也起了心思……,既然你现不愿意插手里面的事情,这些事情也只能是你的这个昊天师弟去办了,面对那些人,他的修为还是有些不足….”
“师尊圣明。”
听完这段话,老子犹如焕然大悟一般的说道。
“圣明个屁,我其实也感觉自己被骗了。”
看着面前一脸恭敬的老子,鸿钧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从刚才昊天走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但是东西都送出去了,他也不能强行的要回来了。
毕竟那实在是有失自己这道祖的身份。
…….
而此时远在天边的昊天,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要走,而且是走的越远越好。
进了他手里的东西,可断然是没有送回去的道理。
另外就是这次他发财了。
PS:这里心态炸了啊,他说我这章和上一张相似,想不相似,我这个写文的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