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vk0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七百七十八章 質點8看書-8fd9g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似乎预料到了他的反应,阿蒂莱笑道:
“你觉得,在一条途径被摧毁之后,原本那条途径上的非凡者,会遭遇怎样的状况?”
这个问题,把亚戈问住了。
他怎么知道?
“失控?失去力量?死亡?”
他想象中最有可能的后果,大概就这三种。
“死亡?如果真的能死去,或许还是一种幸运。”
一剑荡魔
阿蒂莱重复了他说的“死亡”后,感慨着道:
“但是,被摧毁的那条途径……”
“这么说吧,旧日的死神,秘密途径的非凡者能够做到以认知的形式活在他人的记忆中….”
“而被摧毁的那条途径的非凡者,在踏入高序列后,会真正意义地成为‘认知生命’。”
“认知生命?”亚戈重复咀嚼着这个词,没有了“系统”的翻译后,一些词汇的理解他还需要思考一下,就像之前的“巴别塔”,在阿蒂莱的口中是“变乱之塔”。
“是的,认知生命。”
阿蒂莱看着空荡荡的、但却被迷蒙笼罩的星空:
“‘途径’可不是什么‘成为神的途径’,而是以更高层次的存在形式为目标的蜕变道路,抛弃原本的身体,原本的存在形式,成为更高级的生命的道路。”
“巫师们的目标,可不是‘神’这么肤浅的东西。”
炼神师 辣油小馄炖
还在咀嚼着“认知生命”这个词的亚戈,听到阿蒂莱后续冷不丁的这一句话,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种评价如果放在前世,那是要被那些宗教匪徒们打一顿甚至拿着武器喊打喊杀的。
不过,这句话倒是帮助了亚戈理解所谓的“认知生命”。
主要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这种说法,让他不由得想起前世各种作品里的“高维生命”这种设定。
初唐大农枭 爱吃鱼的胖子
所谓“认知生命”,就是以认知形式存在的生命体?
是这个意思吗?
他看着阿蒂莱,就准备询问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
但是,阿蒂莱还没等他提问,就继续道:
“那个途径的非凡者,或许有的失控了,或许有的失去了力量,或许有人直接死了,但,还有些非凡者,并没有放弃。”
她那微微亮起——字面意义上、发出火焰般的、月光般微光的眸子看向了亚戈:
“在那个被毁灭的途径中,存在一个序列,名称是‘千面人’。”
“千面人?”律师途径?
亚戈微微鸦眸眯起。
踏道
“哦,不,并不是低序列,这个‘千面人’,是高序列的称呼。”
“它还有一个代号。”
“人格面具。”
这个陌生而熟悉的词语冒出来的刹那,亚戈的鸦眸瞪了起来。
陌生,是因为语言。
熟悉,是在这个陌生语言组成的词汇形成意义之时。
“虽然时间过于久远,而且因为‘认知生命’的存在形式,要消灭极其困难,很难找到什么详细情报,但是,我们知道的是…..”
破瓦而出 春青
“这个‘千面人’,可以人格的形式寄宿于他人的认知记忆中,逐渐侵占宿主的身体。”
“而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格’,这些‘面具’的数量,不止一个。”
阿蒂莱说出这些的时候,亚戈也已经彻底明白了。
看门人面具、歌者面具、影法师面具等等——
这些面具本身,就和这个曾经被摧毁的途径有关。
而且…..
他看着阿蒂莱。
她的意思很明显,这个途径虽然被摧毁了,但是某个非凡者,以某种方法寄宿到了迷途者的遗物之上?
亚戈又回忆起之前,在失落之书中,盛宴女皇所提及的。
只有几个途径对应的“巫师工具”没有面具姿态。
亚戈不由得心中一寒。
自己佩戴了那么久,那么多次的看门人面具,自己该不会…..
他立刻就想仔细检查一下。
網天下 我是萌神
但是,紧接着,阿蒂莱的声音就传来了: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让亚戈一下子就顿住了。
心中悬着不安的他,望向阿蒂莱:
“为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有只疯癫的毒蜘蛛。”
“阴险狡诈的狐狸,遇上蜘蛛,可不会轻举妄动。”
“而且,‘终结’的本质,也是最不好被操作的。”
“能够压制、遏止一切力量的特性。”
“星辰、死灵、概率,更何况还有秘密途径。”
“如果隐藏在里面,其他几个途径不一定能够发现,但秘密途径和概率途径,是能够发现的。”
阿蒂莱这样说道。
关于前几句,思来想去,亚戈也只能想到“命运编织者”,想到“异骸之书”。
因为异骸之书的存在,因为这个可能和命运编织者有关的东西?
而后几句,是说与“终结”这个疑似质点相连的途径,因为特性的关系,能够更好地抵抗外来力量?
秘密途径和概率途径能够发现……
从对“终结”这个疑似质点的判断,亚戈已经大致确定秘密途径就是对应了卡巴拉树路径中的“艺术家”、“节制”的牌的路径了。
概率途径好解释,概率途径的能力能够操控、能够发现各种事物之间的联系。
秘密途径也不难理解,都和“认知”有关。
絕世妖妃:第壹女幻師 三月桃夭
說嶽全傳 錢彩
说起来…..
笑二之盗墓宿命 无吾
秘密途径对应了“艺术”、对应了“节制”的话,那么就是路径7-8。
8,在卡巴拉树中被称为“荣耀”、“光辉”的质点。
之前亚戈做出过一些猜测假设,试图将自己所知的各个途径和卡巴拉路径一一对应上。
8-10的“审判”或“永劫”。
8-9的“太阳”
圣裂星痕
8-7的“节制”或“艺术”
8-6的“恶魔”。
8-5的“倒吊人”。
“太阳”和日轮途径应该是对应的。
“恶魔”和暴戾途径对应的可能性很大,毕竟那种旧日姿态的形象太容易想到恶魔了。
只有审判、倒吊人,他不确定哪个是律师途径,哪个是黎明途径。
对于质点8,这个世界可能存在的,类卡巴拉树的所谓“赫犹之树”上的质点8,亚戈之前的推测假设偏向“心灵”。
但现在想来,应该是“认知”。
质点4可能是“隐秘”、质点7是“终结”、质点8应该是心灵、认知这样的特质。
基本上都能够对应上,并不是他陷入为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