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dnw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笔趣-第七十一章 再生波瀾讀書-2fg86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就这……”
短短两个字,却犹如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黄伦的脸上。
你不是说这东西很厉害么?
你不是说这东西是本门高手花费数十年之功才创造出来的么?
那我楚阳就破给你看!
此时,不只是现场观众,就连高台上的李平以及萧何等一众学生全都是一脸动容之色。
乖乖,咱们这位楚仙才不出手还罢了,出手就是招招要命啊!
你打脸得如此干脆,那要让黄伦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你……你……”
看着手里的魔方,黄伦支支吾吾许久,也没有说出什么,完全沉浸在楚阳带给他的冲击之中。
第一场比试败了,可以说是运气不好。
第二场比试败了,可以说是人家藏了杀手锏。
可这第三场比试,是实打实拼的硬实力啊,居然败得如此之惨,这楚阳莫非是哪位圣人转世不成!
黄伦心中一片苦涩,门下的弟子们也一个个如丧考妣,像极了被冻蔫的茄子。
隐忍到了这个时刻,马俊终于忍不住了。
这场比试本就因他而起,凭空给自己老师以及师门带来如此麻烦,他心里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现在,楚阳当着所有人的面,干净利落地赢下了三场,而他自己也为师门赢得了开门红。
这时候,他自然有话要说。
“你什么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得要和我家先生挑战么,怎么这会却不说话了?认个输有那么难么!”
“你,你,还有你……”
马俊指着之前来听潮楼捣乱的几个人,大声斥责道: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家先生是偷窃你们的学问,可今日所见,前辈高手也好,墨门绝学也罢,在我先生面前,都只是一个笑话罢了,高低优劣,一目了然,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马俊越说越是激动,说到最后,声音中竟带着几分哭腔。
现场观众受到马俊感染,也纷纷点头,目光中透着一抹同情。
是呀,自从楚仙才来到泗水郡,不知道为大家带来多少便利,人家是挣了许多钱,发了大财没错,可是没有一件事情是偷蒙拐骗来的,全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
弃妃不侍寝
而且在有了钱,甚至当了官之后,楚仙才并没有一下子变成另一副嘴脸,高不可攀,而是依旧和人们打成一片。
更不消说他开办的学校,教授学生,不知道多少百姓都受了他的好处。
可是楚仙才从未向大家索取什么,甚至连一个小小的要求都没有。
现如今,胜负已分,他们也该为楚仙才做点事情了吧。
“道歉!”
“快点道歉!”
抠神 萧瑟良
“别装死,就算是墨家钜子,做错事情,也不能赖账!道歉!”
異界投資公司
爱上我治愈你
渐渐地,人群中响起一片声讨之音,黄伦只觉得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倒了地上。
一股悲凉之意从心底油然而发,他惨笑地摇了摇头,看向楚阳道:
“楚大人,您技高一筹,我黄伦认输了!”
黄伦表面上依然维持着一副大师风范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却是在滴血。
他知道墨家想要在泗水郡开枝散叶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以后这泗水郡只有一个学术上的权威,那便是这位楚大人!
听到黄伦道歉,听潮楼上下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李平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浴火玫瑰
平心而论,如果换做自己,面对着墨家钜子那三道考题,估计会被剃个光头。
没想到这位楚老弟如此深藏不漏!
李平发现,越是和楚阳接触,越是发现这人像是个无底洞一般,根本让人捉摸不透。
幸好他已经和此人成为了盟友,要是有着这样一个敌人,换做是谁恐怕晚上都睡不安稳吧。
眼看着事情告一段落,黄伦神色黯然地让弟子们收拾好东西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寵愛無下限:最強安逸妃 啞娘
“且慢!”
回过头来,黄伦看向楚阳,神色有些复杂。
听说这个年轻人还不到二十岁吧,这么年轻便有着如此厉害的学问,要是他是墨家弟子,那该多好啊。
“楚大人,老夫已经认输,难道您还不肯罢手?士可杀,不可辱,您要的道歉,我们给了,可您若是想羞辱我等的话,就恕老夫不奉陪了!”
黄伦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他身旁的弟子们一个个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呵,羞辱?”
楚阳轻轻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件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
“让你们留下来是有件事情一定要搞清楚,至于所谓的羞辱,你们若是行得端,坐得正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黄伦脸上闪过一抹羞怒,闷声道:
“不知道楚大人所指何事?”
楚阳走到马俊身边,笑着摸了摸小孩子的脑袋,然后看向对面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前世之借屍還魂 Q仔宏
“几日前,你墨家派人来听潮楼捣乱,口口声声说那光影之学,乃是你墨门绝学,还拿出了《墨经》作为旁证,可有此事?”
“不错,《墨经》乃是我墨家历代先辈呕心沥血之作,要不是您那小徒太过明目张胆,老夫原本也不想把此事闹大的。”黄伦摇头晃脑,一副惋惜的口吻。
“又是历代先辈呕心沥血之作,就如同那魔方一般?”
楚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带着几分揶揄。
“你不老实啊……”
这黄伦表面上是认了输,实际上却对于那日诬陷楚阳抄袭的事情闭口不谈。
也就是说,出了听潮楼之后,人们最多也就是听说楚阳和黄伦比试赢了,但这并不说明楚阳就没有抄袭墨家的学问。
说不定在黄伦有意无意地改编之后,故事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比如楚阳正是因为偷学了他墨家的东西所以才能侥幸战胜墨家钜子。
大道独尊
所以说,如果今天没有解决这个关键问题,哪怕前面比试赢的再精彩,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楚大人,你可以侮辱老夫,但万不可侮辱我墨家先祖,否则就是闹到陛下那边去,老夫也要为墨家讨一个公道!”
黄伦气得须发皆张,浑身发抖。
“墨翟祖师要是知道有你这个不肖弟子,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对于墨子,楚阳向来是尊敬的,不管是对方的理念,还是对方留下来的东西,都是中华文明的宝藏,值得后人继承,发展。
但是对于黄伦这样,打着墨家名号,偷鸡摸狗的人,他却极为痛恶。
动不动就先祖长,先祖短,试问你自己又为墨门做出过什么贡献?
看到黄伦还想说什么,楚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淡淡道:
“行了,我也懒得和你啰嗦了,既然你认为这光影之术乃是你墨家不密之传,那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便好了。”
说着,他直直看着黄伦,一字一句道:
“你知这光……可有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