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r2r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愛下-第七百一十五節 旁觀與貪心熱推-6ped1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这三人之中王姓高阶最先镇定下来,他看着谭天一脸冷笑的说道:
“这样的无主宝物,向来是有能者居之。
你们几家势力封锁此地的消息也就罢了,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么。
我身为散修,想留就留,想走便走。
哼,我就不信你们几家势力,能在才国境内将我劫杀。
至于王兄、钱兄二位也大可不必慌张,他们四家势力做的,原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事情。
未免事情暴露,他们是不可能大张旗鼓对付两位的。”
听了这王姓高阶的一席话,另外两人也都镇定了下来。
没错,他们二人虽非散修。
但是有门派作为依托,也不是说灭就能灭的。
真的把他们逼急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一念及此,另外两人索性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毫不顾忌的看向眼前的谭天。
“怎么样,识破我等身份又能如何。
这镜世界非你四家势力所有,我们想进来分一杯羹,又与你等何干。”眼见另外两人的心境稳住,王姓高阶一脸得意的对谭天嘲讽道。
“呵呵,王道友说的不错。
既然几位有本事进来,那确实不是我能够干预的。
不过,这镜世界虽非我才国势力所有。
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这里凑的。
不然的话,好处没捞到。
反而枉送性命,那样岂不是很蠢。”谭天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一脸平淡的说道。
说罢,谭天没有再去和对方嚼舌,转身飞回到了势力阵营当中。
四名势力高阶看到谭天飞了过来,便主动迎了上去。
其中的那名耀罗宗高阶,看到谭天之后率先开口说道:
“师父,这一次引来此地的三名高阶,会否对接下来的行动构成影响。”
谭天闻言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无妨,自多年前心协镜因破碎,而迁移至此以后。
无论是威力还是防护形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为了尽可能的减少伤亡,我四家势力一共也只出动了咱们五人而已。
并且,这还是手段尽出的情况下。
而那三人没有任何准备,又怎么可能抵得住心协镜的杀伤力。
看着吧,接下来他们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
即便有侥幸逃脱的,我也要一脚再把他们给踢回这漩涡的中心。
既然被我们选做供给心协镜的养料,那就必须要做好食物的本分。”
听着谭天狠辣的话语,剩下四人都不由得放下心来。
没错,见识过心协镜杀伤力的他们。
确实不必担心,在场有除了他们五人以外的活口。
另一边,师弋趁着谭天和三名外来高阶的争执。
悄无声息的混入了这支千人大军当中,静待心协镜的出现。
…………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炷香左右,一面巨大的镜子,突然出现在了山顶正中的位置。
见过心协镜模样的师弋,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
眼前的这面巨大的镜子,正是心协镜无疑。
而在心协镜出现的同时,山脚下数以万计的魂魄忽的显现。
这些魂魄如同朝圣的人流一般,开始从山脚下向着山顶的位置进发。
这样的一个流程,几乎与当初在高塔上一般无二。
接下来,心协镜会将这些魂魄转为实体,然后尽数吞入镜面之中。
唯一不同的就是,当初高塔四面封闭,只有和魂潮一起走楼梯这一个选项。
而现在,一众人等早早的等在了山顶之上。
心协镜一经出现,就直接落入了众人的眼中。
看着眼前的心协镜,即便是第一次见到它的修士,也能一眼看出这面镜子的不凡。
重宝在前,往往使人的心中升起贪欲。
在贪欲膨胀到极限的时候,理智就会彻底败下阵来。
反应到此刻,不少修士都朝着心协镜涌去。
当然被贪欲冲昏头脑的人,不过只有一部分。
千人之中,还有将近一半的修士,都站在原来没有动。
这其中有那一行三名高阶修士,当然师弋也包括在内。
此时,师弋虽然还不知道。
这近千名外来者,是耀罗宗等势力故意放进来的。
但是,看看周围的地形。
师弋也能看出,这里远比高塔要危险的多。
毕竟,高塔只是单纯的镜面形成的塔而已。
中国当代青年作家长篇新作丛书城市民谣
四方有序的结构,可以从最大程度上,缓解镜面碎裂的危险。
而这里,则是完全由镜面构成的高山。
形状不规则不说,在山体之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由镜面构成的树木。
看看那些树木纤细的枝条,它们有多脆弱,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一旦引起枝折叶落,对于在场的众人而言,那将不啻于一场灾难。
况且,在不了解心协镜攻击方式。
究竟会做出何种改变的情况下,师弋更倾向于静观其变。
我的目标是冠军
另一边,才国势力来人同样没有贸然接近心协镜。
看着争先恐后朝心协镜跑去的修士,谭天虽然已经见过不少这种场景了。
但此时,他还是忍不住轻蔑的笑道:
傲娇鬼夫买一送一 冰箱少女
“真是不知死活。”
就好像是为了回应谭天的话语一般,在不断有修士靠近后,心协镜也在此时做出反应。
贴身小萌妻:总裁,我有了!
心协镜的镜面突然之间,从中间一分为二。
左则的半边黑气涌动,仿佛要从镜面当中透出来一般。
紧接着,镜世界这方天地突然之间一暗。
只听见,玻璃碎裂的咔嚓声不断响起。
随着这些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其他人的惨叫声。
巨星家族
当天地再次转亮之后,众人只看见在心协镜的周围,倒伏了一片的尸体。
而在他们的脚下,是点对点精准碎裂开的镜面。
之前妄图靠近心协镜的修士,他们无一例外,都被心协镜用碎裂攻击杀死在了当场。
心协镜的杀伤力一如既往的强悍,这一下子就镇住了在场上的绝大多数人。
然而,心协镜的动作依旧没有完。
只见,心协镜那一分为二的镜面上。
黑气逐渐稳固,另一侧的却又出现白气翻腾的现象。
随着镜面当中的白气不断运动,这方天地之中的光亮则越聚越强。
原本倒在地上的众多尸体,竟突然之间动了起来。
不,不是尸体死而复生。
而是实体魂魄在这光亮下形成,所营造出来的一种假象。
另一边,眼看着实体魂魄逐渐凝形,谭天心知时机已经到了。
于是,其人开口对另外四人说道:
“诸位,该我们出手了。”
说罢,谭天率先朝着那些实体魂魄飞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师弋就算不知实情,也能从谭天等人的行动猜出来个大概。
在场这些人,应该是用来快速催生实体魂魄的。
看着谭天等人的行动,师弋依旧没有入场的打算。
毕竟,师弋此行的目标乃是心协镜。
师弋虽然能够安耐的住,但是其他人却有些等不了了。
能够补充魂力,延长修士寿命的实体魂魄,其价值可以说是相当高的。
更别说魂魄躯壳这样的特殊材料,也算是一种稀罕物。
师弋这一侧的三名高阶,率先加入了收取魂魄的行动之中。
其余人等虽然对心协镜的杀伤力,有些心有余悸。
但是,摆在眼前的诱惑,却没有几人能够忍得住。
就这样,大量修士争先恐后的,向着那些实体魂魄涌了过去。
原本,有些中低阶修士,还担心谭天等高阶会因为他们争抢而动怒。
万一顺手将他们给杀了,那就真的划不来了。
然而,谭天等高阶修士,根本就没有对此产生什么反应。
这使得原本因此而犹豫观望的人群,也一起加入到了,捕获实体魂魄的行列之中。
在场之人,竟然只有师弋自己没有加入其中。
其他人或许觉得,连一众高阶修士都下场了,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在师弋看来,这样的侥幸和从众心理,完全是要不得的。
尤其是在面对谭天之时,更应该警惕这一切。
毕竟,师弋和谭天是打过交道的。
对于其人狠辣的行事作风,师弋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一次次团灭除师弋以外的外来者,几乎没有人能从这镜世界当中生还。
谭天秉性如此,师弋不相信区区百年时间,对方的性情会发生什么扭转。
果然,一众人忙着收取实体魂魄的时候。
—————
只有站在一旁暗中观察的师弋发现了,谭天等人悄无声息的使用了一道符箓。
就在谭天等人使用符箓过后,没多久的时间。
心协镜之上的白气凝滞不动,黑气再次翻涌了起来。
刚刚那次黑气翻涌,心协镜用碎裂攻击杀掉了近五百人。
这一次,他们剩下的这些人岂不是危险了。
一想到这里,众人都不禁慌了起来。
有人急中生智,想要找到之前已经碎裂的地面。
寄希望于站在上面,能够躲过这一劫。
毕竟,碎裂过后的镜面,也就失去了二次碎裂的能力。
然而,当这些人开始寻找立足点的时候,他们才惊愕的发现。
原先碎裂的地面,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恢复如初了。
可叹他们刚刚都在忙着收取魂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眼看着心协镜的第二轮攻击将至,那王姓高阶修士双眼当中的狠色一闪而过。
下一刻,其人直接释放出了神识冲击。
一排排的中低阶修士,在他强大的神识之下悉数倒下,瞬间死于非命。
这王姓高阶修士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为了保命。
毕竟,镜面碎裂的攻击可不是单体的。
但凡被映入镜面之中的人,都会瞬间被裂纹所重创。
而一旦心协镜再度发动碎裂攻击的话,那碎裂范围有多大几乎是可以想到的。
那样的大范围碎裂,想躲避都不可能。
与其那样,还不如他先一步动手,将周围多余的人都给结果掉。
至少,接下来镜面碎裂的范围,也能够小一些。
而这便是,那王姓高阶修士的打算。
就在其人动手的后一刻,心协镜的碎裂手段接踵而至。
因为在场之人只剩下,外来的三名高阶,以及谭天一行五人。
心协镜缩小了攻击范围,直接将他们几人列为了打击对象。
当碎裂发生的那一刻,钱姓高阶还寄希望于,身体之外的法华。
然而,转瞬其人就见识到了碎裂攻击的厉害。
钱姓高阶身体之外的法华虽然没破,但是他本人,却已然身首异处了。
至于王姓和李姓高阶,他们二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不过,他们二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王姓高阶修士的右手,直接在碎裂攻击之下被绞成了碎肉。
至于李姓高阶的状况,则更惨一些。
其人的半边身体都直接没了,从侧面甚至能够看见他的内脏。
这种状况下,其人虽然还有一口气在。
但是,在无法得到及时救治的情况下,应该也扛不了太久。
这样的死伤不可谓不惨重,那王姓高阶修士抱着断臂,大声怒吼道:
“谭天你这个混账,竟然敢阴我。”
心协镜的攻击手段过去,天地渐渐亮了起来。
随着光线逐渐充足,谭天一行人的身形也显现了出来。
只见,谭天双手抱臂,好像看戏一般盯着破口大骂的王姓高阶。
他们一行五人,竟然在刚刚的碎裂攻击之下毫发无伤。
谭天笑着对王姓高阶说道:
“呵呵,我早就警告过你了,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可惜,你们根本就不停我的劝告。
在镜世界当中,不是死在碎裂攻击之下的人,心协镜无法将之转化为实体魂魄。
一瞬间让我们损失了近五百个魂魄收入,我才应该找你算账才是。
也罢,我这人向来大度,就用你自己的魂魄抵账就好了。
我相信,只要将王兄你转化为实体魂魄。
所能提供的魂力,应该是相当充足的。”
此言一出,剩余四人也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王姓高阶修士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一般。
其人冷笑着对谭天等人说道:
“你们也太狂妄了,区区五人就想把我给留在此地么。
我若想走,谁也别想拦得住。
只要出了此地,你们四家势力就等着我的报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