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14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02 看誰先着急讀書-fm9ye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春来,可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刘春来看着吕红涛,一脸玩味的笑容。
他清楚吕红涛的想法。
吕红涛的想法,也代表了这年头的干部们的想法。
技术引进等工作,那都是各地政府勒紧裤腰带搞到的钱,设备已经回来了,没有人愿意因为一些小问题,结果导致生产推迟。
国家外汇宝贵!
用宝贵外汇引进的技术跟生产线,如果不能早一天投入生产,变成产品,收回投资,这不是浪费么?
“我的意思,咱们是不是跟他们搞好关系?”吕红涛担忧地看了刘春来一眼。
正在这时候,许志强也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来了。
一进门,就质问刘春来:“你准备搞事?”
“许书记,您这话就没意思了。什么叫我准备搞事?给康力公司的技术团队的培训补贴,一天100美刀呢!都是外汇!何况,培训这些也在后续的合同中,我们给了钱的。”
刘春来丝毫不担心许书记的暴脾气。
“确实给了钱的,可现在技术不是在他们手中?有什么问题,等咱们把技术学到手再说。”许志强沉默了好一阵,才一脸严肃地开口。
刘春来不置可否,“关键对方不一定会这样认为。谁不愿意搞好关系?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技术这块,刘春来不是很熟悉。
可他比谁都清楚,有时候,越是由着对方,越难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
“比如,就像现在,他们不来见我们,而是等着我们去见他们。这些人,在香江都是最低层……”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他太了解这些人的心态了。
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面面相觑。
昨晚上,就发现了这些来自香江的技术人员们的傲慢。
神极 沧生为
一直到快十二点,来自康力的霍光华才带着几人到会议室。
“非常抱歉,一路上太疲惫,今天就起来得晚一些了……”
霍光华说这话的时候,偷偷打量着许志强等人的反应。
昨天大家都认识了。
“这是自然,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地工作。这也到饭点了,咱们先吃饭吧……”吕红涛压抑着火气。
刘春来已经向他们表露得比较明白了。
中午的饭菜,非常丰盛。
几乎是蓬县能置办的最顶级的酒席了。
来自嘉陵江的河珍、山上的野味,甚至还有一些寻常酒店都见不到的大菜。
一共三桌。
推杯换盏之间,仿佛双方的关系在不断拉近。
霍光华很少开口,大多数时候都是由李骏来代他表达意见。
“需要生活助理?”吕红涛跟许志强两人听到李骏口里提出来的,一时间想不明白。
生活助理是个啥?
刘春来听到这,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玩味的笑容。
估计这些家伙不知道是听了什么谣言……
“许书记,吕县长,我们来自香江,第一呢,对于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很多技术人员跟我们语言不通,交流起来非常费劲;第二,生活习惯也不同……”
李骏眼珠子一转,之前他就琢磨好了。
认为这种提议,对方不可能拒绝。
也不是每个人都要一个,至少他们这些算是带头的人得有吧?
匠心 沙包
“我们这边懂粤语的也没有啊。”吕红涛哪里知道他们的花花肠子。
“这就不好办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交流不方便,加上我们生活习惯也不同,每个人口味也都不一样……”李骏暗示着。
就差没直接说给他们每个人配一个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照顾的女助理了。
“李工,你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刘春来阴沉着脸问道。
李骏看着刘春来,有些疑惑。
“你们如果不能胜任这边的工作,就让康力公司换人!我会跟他们沟通,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干活,什么时候开始算补贴……当然,如果无法按照合同约定……”
刘春来一脸冰冷。
许志强他们担心,自己没有那样的担心。
没有多的精力陪着这些人来耗。
“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们偷懒?故意拖着时间?”李骏神色也不好看了。
“李工,春来同志没有这样的意思……”吕红涛急忙打圆场。
一开始的热烈气氛,瞬间没了。
这顿饭,也草草收尾了。
结束的时候,技术培训团的人以还没休息好为由,提出还得休息几天才会开始工作。
至于几天,也没有明确的答复。
“这事情……”
“呵呵,他们希望在这边的工作期间,安排女同志陪着他们,不仅是白天……”刘春来一脸玩味的笑容。
“嘭~”
许志强的巴掌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这些狗曰的想啥呢!当咱们是解放前?”
连吕红涛脸色都变得难看了,“春来同志,这个不可能吧?”
他觉得,对方应该不是这样想的。
这要求,已经不是合理不合理的了。
“一开始我就说了,这些都是那边最底层的人,以为我们的尊重是他们各种不合理要求得到满足的基础……”
许志强跟吕红涛,哪里跟这些人打过交道?
美人藏心
回了招待所房间,霍光华问李骏,“有没有把握?如果公司知道了,我们甚至连工作都会丢失。”
李骏一脸自信,“霍工,你多虑了。没我们,他们买来的生产线,也就是废铁一堆。一个偏远的小县城,砸锅卖铁引进了一条生产线……”
在他看来,对方绝对会同意他们的要求的。
“难道真的什么都不做?”
“虽然这里偏僻,但是咱们也可以到处逛逛啊……”李骏说道。
于是,康力公司的人,下午就开始自由活动。
丝毫都不提工作的事情。
蓬县这边即使催促,人家也借口还没休息过来。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每天上千的损失呢……”到了晚上,吕红涛等人也没有再去陪香江的人吃饭。
就打发了两名负责对接的干事去。
他们则是跟刘春来几人在一起商量应对办法。
“他们明知道不可能,还提出这个,可能是为了私下得到更多钱,要不,每天给加点?”许志强咬牙说道,“我们耽搁一天,损失的就大了。”
在他看来,对方应该是为了钱。
虽然许书记不爽别人趁机打劫,可为了厂子能早一天生产出彩电,衡量一番,还是觉得可以用钱来解决问题。
一台14英寸的彩电,市场价格一千多,还得要工业券跟指标。
如果没有这些,黑市上,得两千多一台。
算上进口的彩色显像管等,整体成本也不到八百。
利润差不多也是八百。
乐视彩电厂,按照第一期规划,每天产量400台!
这是多少钱?
“这事情倒也没有那么复杂。我会让柯尔特或是郑天佑跟康力那边的人反应。”刘春来诧异地看了一眼许书记,摇头否定了加钱的提议。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通讯不发达,交流不畅通。
如果能直接跟康力那边联系,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或是距离香江比较近,同样也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可这样停着也不是办法,我们这边的人员需要培训,生产线也需要安装。时间耽搁得越久,越不是好事。”陈锋眉头拧到了一起,“他们拖得,咱们拖不得。”
作为厂长,他比谁都希望看到厂子早一天投产。
浮生泣
越早投产,越早就能有利润。
要不然,只能显示他这个厂长的无能。
“要不,我们找长虹那边申请技术援助吧?长虹也有彩电生产线,请求他们派技术人员过来支援,应该问题不大吧?”何斌问道。
他也是负责技术的。
跟刘涛不同,刘涛负责生产技术,他将来的方向是研发。
许志强跟刘春来同时摇头。
“先不急,等柯尔特过来吧。这几天不管他们,康力那边比我们更急。国内引进了不少生产线,基本上都是日系,康力公司本来就快要破产了……”
刘春来是了解情况的。
他也知道,许志强几人不会轻易妥协。
如同刘春来猜想的,连续几天,康力公司的技术团队都各种借口,不愿意投入到工作中。
这个过程,许志强他们提出,每天增加20美元的补贴,对方依然不理会。
索性,最后许志强等人也不管了。
—————
港商才是最大的投资者呢。
一直到四天后,柯尔特到了这边。
“不愿意?不愿意就滚!你们以为就你们才能解决问题?”柯尔特听了,气不打一处来。
奈何,霍光华跟李骏等人在知道厂房什么的都修建好了,设备也运来了。
而且回了公司,他们认为公司可以在这里面提价,立于不败之地,就连面对柯尔特,也是没有丝毫担忧。
在他们看来,柯尔特也不过是一个中间商。
“直接跟康力联系,终止合同,让他们赔偿损失,直接告诉他们,我们重新寻求引进生产线。”刘春来依然不愤怒。
“这,会不会太……”柯尔特诧异地看着刘春来,“目前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从岛国引进生产线。同时,那边的技术人员更不容易打交道……”
街舞王子霸道爱
“如果没有我们的引进,已经亏损的康力,还能生存多久?”刘春来问柯尔特。
他比谁都了解康力目前的处境。
最早的时候,国内引进第一条彩电生产线,跟康力基本上都已经达成了协议。
最终,因为康力的技术落后,国内选择了胜利公司的。
悍 又見青山
柯尔特确实不了解,本来就是帮着刘春来在干这个。
所以,直接打电话到花都,让郑天佑亲自回香江找康力公司的领导层们谈谈。
一个星期后,见乐视方面的人依然不找他们,加上蓬县这样的小地方,实在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其他不知道内情的技术人员找了霍光华好几次,问什么时候开工。
早点那完事儿早点回去享受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活啊。
霍光华跟李骏两人都开始有些慌了。
主动去找蓬县的人,奈何人家领导很忙,根本见不到。
找联络他们的干事,表达他们已经休息够了,准备开工,奈何,人家说乐视厂那边表示,基础设施尚未完成,暂时先不着急……
在柯尔特到了蓬县的第五天,第二批康力公司的人到了。
“李副总,您怎么……”
看到带队而来的居然是公司副总经理跟技术总工,霍光华等人更慌。
“你们被解雇了!这次你们的行为,给公司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公司将会保留追究的权利。”李弼在来之前就已经了解了情况,没有任何犹豫。
“我们怎么给公司造成影响了?”霍光华急了,“李副总,之前我们到这边,由于水土不服……”
奈何,李弼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解释。
直接要求这两人回去。
冰火战神
至于其他的人,如果在接下来的工作干不好的情况下,同样不会有好结果。
到了蓬县的当天晚上,李弼表示宴请蓬县领导,奈何人家忙,不见。
“找我也没用。刘春来才是决策者。”柯尔特对于康力公司的重视,并不是特别满意。
早特么的干什么去了?
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拿到一笔大业务,带队的居然只是一个工程师。
而另外一个,还是原本混混爬上来的。
“康力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看着眼前的两人,刘春来丝毫都没有起身的意思,“不知道两位有何贵干?”
明知故问。
“刘老板,对于我们的人的错误,我们深表歉意……”
“歉意?有什么歉意的?应该表示歉意的是我们。毕竟,之前合同都已经签了,设备也运过来了……不过你们放心,运费我们会承担的……”刘春来一脸平静,“预付的款项,也作为违约金……”
对方违约在前。
打官司都不怕。
至于说名声?
他不在意。
对方不是什么大公司,蓬县的生产线跟技术引进,也不是政府主导的。
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刘老板,我们的人确实有错,不过目前说违约,是否太早了一些?”康力的技术总工杨涛神色难看,“当初确实有约定设备到达的同时就开始安装以及人员培训,但是最后结算,是以交付验收为准。”
“那么,现在第二批款项,我们是打钱呢,还是不打呢?”
刘春来好整以暇地问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