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rkl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08章 最美的女人閲讀-9n936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焦躁的来源,是恐惧。
陈欣点出我原因,但没说解决办法,还下了逐客令:“找个安静地方,去思考。”
也好!
听从建议,告辞后我来到西山角一颗岩石上,吹一下午秋风。
至于思考…
拉到!
焦躁症说是心理疾病,但没什么大不了,自我调整也简单…去面对,恐惧的人和事。
然后,接受。
帆心缃照 蛋糕不加糖
比如说…
马亮操作的窖藏系列,我没可能赢。
承认这点不难,也并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现实条件下的,合情合理。
明知败,就没必要硬杠。
奇怪!
邪寶 八方
之前愁的要命,现在却坦然很多,脑子好像摸索到一点方向,有句话怎么说来的?
以己之长攻打彼…
靠!
文言文,真记不住。
大体意思是,别用弱点和对方硬杠,得用自个牛逼地,摁住对手弱点往死里弄。
我比马亮那儿牛逼?
不知道!
但商场如战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总有一点我比他强。
而现在要做的是,下山。
有很多事等我冷处理,可最主要的还是女儿…都怪我冲动,造成她的自闭倾向。
上车,一路无事。
半小时回到小区,又在小广场看到叶玲,正在和米露踢毽子。
她不是合格的妻子,但绝对是优秀母亲。
天色已暗,在路灯灯光下,真和叶玲玩的开心,也时不时抱住女儿在脸颊亲吻。
这一幕,很暖!
有些动容的我,下车后呼喊:“玲玲。”
“爸爸。”
她跑来扑入怀中,小手搂住我脖子说:“今天小姨和一个大哥哥,带我去游乐场玩了。”
“大哥哥…哦,好玩吗?”
顿下了,我猜测叶玲口中大哥哥,应该是早上碰到的,那个很书生气质的男孩。
他和米菲…
年轻人世界,我这大叔就不参合了。
恶女当家 兰英
而这时叶玲还在向往中说:“游乐场好玩,玲玲还想去。”
“下会爸爸带你去。”
“好呀、好呀!”
怀中女儿欢快这,不忘将小嘴凑我脸蛋上,香上一口…真是小棉袄,能把人融化。
抱着她,我世界都变得温暖。
可惜!
晚上遛弯人很多,周围已有邻居对我指指点点,我小白脸身份,很容易遭八卦。
不打算回家,又怕影响叶玲。
那…
刚好看到,不远处正在玩滑板的米菲。
好久没见她,这样状态了。
恶少的逃跑妻 暗叶绮
红色长发梳成马尾辫,带一顶棒球帽,穿着条牛仔裤、蓝色卫衣,尽显青春之美。
而她看到我…
灯光虽昏暗,但能瞧出来她脸色不好,有踩滑板转身,刻意向我相反方向滑去。
这…
陈欣帮我调整心态,她没说为什么。
但很可能,是受米菲之托。
谢谢!
心中道谢,也将叶玲放下说:“乖,去找你小姨玩滑板。“
“嗯。”
听话的叶玲,小跑着追米菲去了。
史上第壹寵婚:慕少的嬌妻
而始终默默站一旁的米露,则走到我跟前轻问:“你今晚,可以回家住一晚吗?”
“不了!”
“那…”
米露欲言又止,站在我对面,顺势降头扭过去,一阵晚风袭来,将她长发吹得凌乱。
我…
最近,似乎有个习惯。
但凡遇到有魅力的女人,都会拿来和米露比较一番,无论是哪一位,各有特色。
凤来王朝 雒原散人
然…
没有谁,能比米露更美。
她随风凌乱的秀发下,精致的鹅蛋脸上,原本桃花眼的柔媚,变成了忧郁之色。
反让她,更加迷人。
也许就是因为太美,才面对不断诱惑,才…
罢了!
我主动打破沉默:“晚上天凉,早点带玲玲回家吧!”
“嗯。”
“你看起来还有虚…毕竟做过手术,别怕长胖,要补一补身体。”
“谢谢。”
“……”
猛然听到米露道谢,不习惯,气氛更加尴尬…我不知道,为何要对她表达关心。
或许,她脸色的苍白。
又或许…
囚爱豪门情人 琪安
“呼…”
晚风中,我长呼一口气。
学会接受的我,顺从本能开口:“米露,我恨你…无论未来如何,希望你幸福。”
“叶飞…”
“再见。”
看着想拥抱的米露,我倒退一步。
转身,离去!
今晚我,想喝酒了。
…… ……
“哥、哥…”
“醒醒了,都快中午了,哥,起来啦!”
隐约中,听到小兰声音。
昨晚喝了不少,在她回出租房前,自己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听到呼喊勉强睁眼。
好大…
咦?
知道小兰身材好,但胸好像又大了不少。
靠!
百炼化圣
想到醉酒后,自己喜欢那个的毛病,一个机灵坐起来问:“昨晚我喝多了,没那个吧!”
“那个?”
“轻薄你。”
“原来你喝多了,喜欢那个…呵呵,有机会约酒,记得,要对你家情人保密哦!”
“嗯?”
声音不对,哪怕是小兰从良前,口吻都没这么浪。
揉揉眼…
“怎么是你?”
这才看清,坐在旁边女人是高红。
而小兰是站另一边解释:“你昨天让高红出计划是,她想找你当面汇报,就来了。”
“哦!”
丹桂物语 西瓜汁
挠挠头,乱糟糟问高红:“干嘛不等我去办事处?”
“怕呗!”
“怕什么?”
“办事处人多眼杂,万一让李柔知道我接近你,又要收拾我了。”高红‘委屈’着说。
想起来了!
前晚在卧室,李柔用我微信警告了她。
“等下、等下啊!”摆摆手,又缓了片刻后我问:“既然怕,干嘛还在这勾.引?”
“忍不住。”
首長過期不候
“能说人话不?”
“挺着急,事得当面谈。”浪够的高红,总算认真起来。
而我接过小兰递过的水,喝掉后也彻底清醒过,懒得去洗漱,脑子开始活动起来。
昨天在西山静坐时,思考过。
和马亮对比,天时地利人和,我总得有一点优势,会是高红吗?
调整心态,笑着问她:“红姐着急,肯定是大事了!”
“还行。”
“说说看。”
“先容我说句大实话,你搞不过马亮,这点承认吗?”
“承认。”
就算我不承认,也骗不过高红,既如此也问:“明知我搞不过,为什么要合作?”
“这样,才凸显我价值。”
“哦?”
“投靠马亮不过是增砖添瓦,但跟你混是雪中送炭,李柔不会亏待我。”高红说。
她的自信,和她的胸一样…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