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u5t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踏星 愛下-第兩千四百六十五章 六方會熱推-3fxwl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狱蛟很快穿过新空走廊返回第五大陆,陆隐让陆不争带走陆恭。
陆不争看到陆恭,第一句话就是,“喊祖宗”。
陆恭大怒。
陆隐无语,解释了一下,陆恭才知道竟然真是祖宗,莫名其妙多出一个祖宗,他也是无奈了。
“陆熏呢?”,陆不争问道。
陆恭看向陆隐,陆熏?秦山支脉长老?
陆隐道,“死了”。
陆恭瞪大眼睛,“死了?少主,陆熏怎么死的?一定要替她报仇啊”。
陆隐挥手,让陆不争将事情告诉陆恭,而他,找到了邬君侍,“之前你与我说的都是关于三君主时空的事,现在我想知道,主空间”。
邬君侍惊讶望着陆隐,充满了不可思议。
陆隐好笑,“怎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主空间?”。
勁爆分衛 寒宇
邬君侍心中翻江倒海,看陆隐目光越发惊惧。
明明此人之前连三君主时空都不清楚,如今竟然知道主空间,他想到了什么,“主空间可以往返这片时空?”。
陆隐道,“很奇怪?”。
邬君侍道,“主空间是六方会之首,拥有无法想象的庞大力量,堪比曾经无上繁荣的始空间,即便如此,他们可以往返的时空都不多,这是君主说的,为什么可以”,突然地,他顿住了,惊骇望向陆隐,天上宗,天上宗,想起来了,天上宗不就是曾经始空间才存在的鼎盛宗门吗?这么说,“这里是始空间?”。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廬軒
陆隐也记起那个元圣说的,这里叫做始空间,“不错”。
邬君侍头皮发麻,“怎么可能,古月来自始空间?他从没提过啊,如果这里是始空间,他为什么要封住?以始空间的可怕力量根本不是我们三君主时空可比”。
这也是他没往这方面想的原因,一个巨人为什么封住前往蝼蚁的道路?还用那么复杂,甚至牺牲自己的办法,说不通。
陆隐没有跟邬君侍解释,古月是从树之星空来到第五大陆,在他看来,第五大陆依然是废弃之地,这里连祖境都没有,如何跟其他平行时空相比较,如果这个入口在树之星空那又不一样了。
“看来你还有很多事没告诉我”,陆隐道。
邬君侍脸色苦了下来,“大人,不是小人不说,只是没想到这里是始空间,平行时空交汇的概率太低太低了,除了永恒族,没有哪个时空敢说能交汇两指之数的时空,这还包括了六方会本身,如果除去六方会,任何一个时空,包括主空间,其所能交汇的时空都不会超过五个,不仅因为概率问题,更因为可以定位时空的坐标必须从永恒族抢夺”。
“以永恒族的可怕,想抢他们的东西何等艰难,所以,所以小人才一直没说”。
陆隐没跟他计较,此人并非因为什么特意隐瞒,因为没有意义,他总不可能以为隐瞒就能安全回到三君主空间,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告诉我关于主空间,始空间,六方会的事”。
邬君侍道,“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
数天后,陆隐来到了神武大陆,见到了禅老。
党员干部道德建设学习读本
“曾经是五运星辰,而今,变成了运道,古言天师怎么样了?”,陆隐问道。
武动之武祖再临 李狂澜
孤岛传说之丫头你别跑 紫云染
禅老道,“跟其他人一样,星源逆转,不过因为是原阵天师,自己倒没怎么受伤,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如今在振光塔底”。
陆隐点头,“那就好”。
“前几天我赶走了树之星空一个叫白胜的祖境”,禅老随意道。
邪帝 吞天
陆隐笑道,“他很憋屈”。
禅老失笑,“此人行事果断,事不可为便当即退走,你这次来是什么事?”。
戰龍 摹小邪
陆隐神色严肃了起来,“前辈,宇宙形势比我想的复杂”。
禅老目光一凛,“说说看”。
禅老如今突破祖境,而且因为三阳祖气,他的实力有些不可测,连白望远他们都忌惮,而今的第五大陆,陆隐做任何事都必须跟他商量。
好在禅老不是痕心,没有打算跟陆隐争什么,或者说,他执掌第五大陆太久了,在天上宗之前是荣耀殿堂,他始终掌控荣耀殿堂,这个位置他也坐够了。
“当今宇宙有无数个平行时空,彼此难以交汇,即便偶然从一个时空到另一个时空,想要连接也几乎不可能,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永恒族,永恒族有一枚大印,可以定位时空坐标,他们可以自由往返任何发现的时空,而且因为他们的攻击性,任何被发现的时空都将成为战场”。
“有些时空很弱小,随便派个星使就能解决,而有些时空,无法繁盛,繁盛到即便是永恒族都不敢招惹,我们这片时空就是至今为止,唯一让永恒族真正害怕过的,正是人类鼎盛的天上宗时代”。
“不过鼎盛也只是昙花一现,随着大陆一片片破碎,我们如今只剩下第五大陆,包括树之星空,这是我们这片时空,被称作始空间,而在我们这方时空之外,还存在不少时空与永恒族开战,并僵持,这些时空有强有弱,目前已知的最强的便是被称作六方会的时空,这不是一个时空,而是六片时空联合,彼此相互交汇,形成了一个联手对付永恒族的庞大战场”。
“邬君侍来的三君主时空,便是六方会之一,而我们看到的那个元圣,便是来自六方会之首的主空间,正是那片时空主导了六方会的诞生…”。
邬君侍知晓的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了,他修为不高,但却是君侍,而且是被三君主选中的真正的君侍,并不仅仅是境界,这也意味着他可以近距离接近三君主,并听到一些事。
在他认知中,如今的主空间早已取代曾经的始空间,是宇宙已知的无数平行时空中最强大的,即便三君主提到主空间都忌惮,而主空间还有一个名称–轮回时空。
“元圣的话已经确定放逐我陆家的便是这个主空间”,陆隐低沉道。
禅老惊叹,“没想到宇宙这么大,我们这方时空依然有无尽宇宙未能探索到,居然还出现了平行时空,这些平行时空是否存在与我们一模一样的人?”。
陆隐点头,“应该有,但未必交汇,至少邬君侍确认六方会时空并不存在一模一样的人”。
禅老点头,“有些平行时空就像完全复制,我见过,但有些平行时空却在某一段时间发生变故,诞生出现的生物便不同,甚至”,他看向远方,“所谓的六方会未必就是我们所处地域诞生的平行时空,也有可能来自未知星域”。
他忽然问道,“树之星空也是六方会之一?”。
陆隐笑了,“这才是最有意思的,他们不是”。
禅老惊讶,“树之星空不是六方会之一?”。
陆隐道,“据邬君侍交代,他们只知道七神天之一的忘墟神,对其余六个完全不了解,代表三君主时空主要的力量只用来对抗忘墟神,与他们比起来,树之星空强大太多了,虽然树之星空远远比不上曾经的天上宗,但即便如此,也不是三君主时空可比”。
“三君主时空都能名列六方会,树之星空却不在,这也是我好奇的”。
禅老看着陆隐,“你在想什么?”。
陆隐道,“我想加入六方会”。
窃世无双 御龙小懒
禅老不惊讶,他很了解陆隐,此子看似稳重,却善于剑走偏锋,偏偏很多时候都成功了,若非如此,他也走不到如今这一步,“六方会中没有树之星空,要么是树之星空不愿意加入,要么就是被排挤,你想加入,不仅要面临主空间对陆家的敌意,更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陆隐随意道,“我可没说代表这片时空加入”。
禅老惊讶,“那你”,陆隐指了指地底,禅老懂了,点点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恢复星源宇宙了”,陆隐道。
禅老道,“时间之毒,如何解除?”。
陆隐与禅老对视,“晚辈可以一试”。
禅老惊讶,“你能解除了?”。
陆隐看了眼凝空戒,“试试吧,不过不管能不能解除,晚辈都需要一个新的身份,道子这个身份,应该过去了”。
禅老深深看着陆隐,“道主?”。
道主,一个大陆的主宰,这两个字代表了古老岁月,代表了真正的掌舵之主。
自天上宗时代至今,能被称为道主的只有六人,分别是六片大陆之主,再加上死神,命运和武天,构成了对于平行时空来说都算无敌的三界六道,这股力量曾经让永恒族惊惧。
楊子西遊記 楊玉茂
以陆隐如今的实力,想自称道主还很遥远。
他听到禅老说出这两个字,不得不说,很心动,但,道主这两个字貌似不是可以随便称呼的。
“再说吧”,陆隐说了一句。
这次回来,他本想立刻取出始祖之剑,尝试看能不能恢复星源宇宙,但在提升始祖之剑的时候,他盯着那柄剑想了很多,其中最多的就是不值得。
始祖之剑已经破裂,消耗了十多万亿星能晶髓才修复,这笔资源相当可观,即便祖境都侧目,不是谁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这笔资源是整个人类的财富,如今利用人类的财富修复了始祖之剑,难道仅仅是恢复星源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