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9yq人氣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123、魯家兄弟讀書-inj6p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顾晨是个行动派,手里有案子,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这边大家才刚刚体检结束,顾晨就在会议室跟大家商讨案件过程。
于是在一番商量之后,顾晨决定亲自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和鲁俊的家里调查。
而丁警官和吴小峰,则去提取当年的证物,主要是指纹和掌纹,将这些东西找出来,作为案件的突破口,重新拿去市局技术科,让刘法医再次进行检测对比。
由于现在的证据资料库,远比当年要丰富许多。
因此当年没有对比到的指纹和掌纹,如今或许能够对上号。
顾晨也是抱着这种心态,两手准备。
驱车赶往荷湖乡,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晚饭时间。
而鲁俊的家里,却不在荷湖乡,而是距离荷湖乡还有20公里的山上。
因此大家只能在荷湖乡,随便找了个饭店。
老板见来人是警察,顿时也是格外客气,赶紧迎上去道:“几位警察同志,你们要吃点什么?”
“随便来几个菜吧,要快。”王警官走到冰箱前,指着几盘清理好的菜肴道:“就来个毛豆,番茄炒蛋,辣椒炒肉,再来个紫菜蛋汤。”
隐婚520天
“就这些吗?”老板将菜肴依次端出。
王警官默默点头:“就这些,老板快些,我们还有任务。”
鉆石男神:逼婚前妻 皇族菲兒
——————
“好嘞。”虽然饭店人比较多,但老板还是将菜肴端到后厨道:“先给警察同志炒这几道菜。”
湫风
“哐哐哐!”厨师甩起铁锅,开始忙碌起来。
顾晨和大家找了一处空位先坐下,也是看着手机地图,不由皱起眉头:“这都20年了,也不知道鲁俊家怎样了?”
“是呀。”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这联系方式是20年前的,现在人家早换手机号码了,要找这鲁俊家,还真是够呛。”
“要是家里没人,搬家之类的,那在我们今天来回这么多路程,可能就是扑空一场。”
“那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这是上头交代的工作,硬着头皮也要办好,毕竟20年,物是人非,许多情况都需要我们亲自走访,走访才是了解案情的最直接手段。”
王警官毕竟是个老同志,对于办理陈年旧案,王警官非常清楚走访当事人的重要性。
大家坐在饭店角落调侃着案情。
而另一头,老板也将众人点好的小菜做好,陆续端上了餐桌。
毕竟荷湖乡较为偏僻,因此饭店都是自家房子,临时改造成的饭店。
装修方面没那么多讲究,饭店的餐桌也较为陈旧。
卫生?
这么便宜的苍蝇馆子,只要不是使用地沟油,那都是良心饭店。
老板指着不远处道:“饭就在桌上,你们要吃多少,随便打。”
剑行天下之无赖剑神
“谢谢。”顾晨走了过去,依次帮众人盛好饭,端到大家面前。
而老板此时也将最后一道紫菜蛋汤端上了餐桌,转身就要走的意思。
宅门小寡妇
可就在此时,顾晨忽然叫住他:“对了老板,向你打听个事。”
“啊?”老板没有反应过来,直接一愣,可随后又折返回来:“警察同志,你们找我什么事?”
“20年前,有个在合江镇三溪水库被捞起的尸体,那人叫鲁俊,是你们荷湖乡人,你知道这人吗?”
“鲁……鲁俊?”闻言顾晨说辞,老板目光一怔,脸色忽然难看起来。
顾晨察觉到异常,忙问道:“怎么了老板?你认识?”
“何止是认识啊,他是我堂弟啊。”老板顿时眉头一蹙,随便找了张凳子坐在顾晨身边。
顾晨一呆:“你是他堂哥?”
“没错,我叫鲁炎,鲁俊是我堂弟,当年的事情我也知道,可是到现在为止,警方都没给我们鲁家一个说法。”
说道这里,鲁炎也是一脸气愤。
似乎还在为当年堂弟的死耿耿于怀。
顾晨看了看身边同事,这才又道:“我们这次过来,就是继续调查鲁俊的案子,也非常抱歉,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凶手。”
见鲁炎表情负责,顾晨又道:“不过你放心,杀死你堂弟的凶手,我们是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害。”鲁炎长叹一声,也是不由分说道:“都过去这么多年时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即便那个凶手被抓到,可他在外头潇洒了20年,这20年,我堂弟的死该怎么算?”
“鲁先生。”见鲁炎似乎不愿提及当年的伤心事,王警官也是赶紧安慰道:“你要知道,当年我们那些老同事,他们也都尽力了,可奈何当时的情况你应该也清楚,可以找到的线索实在有限。”
“而且那个年代,检测手段也很贫乏,但是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杀害你堂弟鲁俊的凶手缉拿归案,给你们鲁家一个交代。”
情寄江湖
“害。”听闻王警官说辞,卢炎还是长叹一声,默默点头:“感谢你们这么多年还在追查凶手的下落,不过说实话,都20年了。”
“当年你们没办法找到凶手,难道现在就能找到了?反正我是不抱希望,但我也要诅咒那个杀害我堂弟的凶手,要让他出门被车撞死。”
毕竟当年的鲁俊死得太惨,因此作为堂兄,鲁炎也是一脸愤慨。
了解到鲁炎的态度后,顾晨也道:“所以我们这次过来,是专门调查杀死鲁俊的凶手,现在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鲁先生。”
“你说。”毕竟是来调查自己堂弟死因的警察,鲁炎虽然有万般怨气,但此刻还是充满感激。
至少这么多年的等待,原本还以为警方早已经不再过问,就让堂弟鲁俊的死,永远成为一个迷。
可不曾想到,20年过去,警方却又再次过来走访。
虽然鲁炎也不抱太大希望,但警方的这种态度,还是让鲁炎极为感动。
于是赶紧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只要我鲁炎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
“你对当年的情况还熟悉吗?”顾晨问。
鲁炎微微皱眉,犹豫了几秒后,这才说道:“谈不上熟不熟悉,但肯定也知道一些,只是年代有些久远罢了。”
“那好。”顾晨直接打开执法记录仪,随后也不吃饭了,直接掏出笔录本问他:“你对你这个堂弟,也就是鲁俊了解多少?”
“我堂弟鲁俊这个人?”鲁炎眉头一挑。
顾晨则是点头嗯道:“就是客观评价一下这个鲁俊,越客观越好。”
“嗯。”闻言顾晨说辞,鲁炎也明白意思,于是托着腮帮淡淡说道:“要说起我这个堂弟鲁俊,其实人还本分。”
“当年收入低,看着同村人买车去芙蓉汽车站那边做黑车司机,赚钱挺多,两三年这新房都盖起来了。”
“但是当年黑车司机也分几派,同乡之间的人会相互照应,我们荷湖乡也有一帮人在市区内跑黑车,但是人数不算太多,经常被其他地方的黑车司机欺负。”
抬头看了眼顾晨,鲁炎又道:“当然了,这种事情在当年挺常见的,毕竟那时候的火车站,其实也挺乱的,黑车司机很难管理,也经常会发生一些打群架的事情。”
“那你堂弟鲁俊也参与过打群架?”王警官问。
鲁炎挠挠后脑,有些不太情愿道:“其实当年打群架,基本上都是几个地方人约架。”
“只要干这行的,基本上都得去,否则就别干黑车司机了,要是打群架不去,以后同乡之间也不会罩着你,所以我堂弟鲁俊,当年确实也参与过打架,还被拘留过一段时间。”
闻言鲁炎说辞,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那他是不是在那时候跟人结仇?”
“呃……怎么说呢?”鲁炎有些犯难,但还是实话实说道:“要说打群架,最多就是同乡之间,有人被异乡人欺负,所以大家抱团支持。”
“但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打架之后,赢者拥有地盘决定权,也就是赢者一方,拥有在某处区域的接客权。”
“而输者一方,则要主动退出那片区域,这样一来也有个好处,就是避免恶心竞争,强行拉客,导致乘客怨声载道。”
“呵呵。”闻言鲁炎说辞,王警官也是干笑两声道:“你们都是黑车司机,还这么多讲究?”
甜婚蜜爱:无赖美男甩不掉 树下又又
“有牌照我们还用做黑车司机吗?还不是为了生活。”
谈话之间,鲁炎掏出香烟,递给了顾晨和王警官。
见两人婉拒后,便自顾自的叼在嘴里,点着之后深吸几口,这才又道:
“不瞒你们说,当年我也干过一段时间的黑车司机,其实挺受人排挤的。”
“因为没有正规的营运许可证,很多时间,都怕被出租车司机告发,毕竟是抢了他们的生意。”
“不仅是出租车司机,有时候还要跟异乡的黑车司机抢地盘,那时候打架是常有的事情。”
“但越是这个时候,大家就越要团结,也没什么,不过那都是过去时了,不提也罢。”
顾晨当然也知道,20年前的治安,要说有多好那是假的。
当时是经济发展处在高速上升期,因此也催生了不少行业。
黑车司机是一个。
但赚钱的行业,往往利益冲突最多。
像鲁炎说的这种情况,顾晨当然也清楚。
因为小时候的顾晨在家门口,就曾经看到过黑车司机之间的打架斗殴。
那时候的顾晨正迷恋武侠剧,每次看到这种场景,自己都想拿着玩具宝剑冲上去,利用自己在电视剧里学到的三脚猫功夫,迅速化解这场争斗。
但毕竟那时候的顾晨实在太小,自己也改变不了太多东西,只能跑去派出所找张敬德,让张敬德带他徒弟去处理。
顾晨将鲁炎的说辞记录完整后,又问:“那就是说,你们当时打架归大家,但还是讲武德的?打输一方要承认退出某片区域的市场对吗?”
“对,就是不涉及这片区域的接客,但双方必须既往不咎,即便双方人再次相遇,也不能私下动手,这是规矩。”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成为的规矩,让之前混乱的黑车市场有了束缚,之后大家各自划定某处区域,冲突也就越来越少。”
“有时候其他异乡人的黑车载客要去某处偏远地区,由于不太划算,还会跟我们接力拼车。”
“接力拼车?”卢薇薇目光一呆,有些没明白。
鲁炎则是笑笑说道:“就是那边乘客不够,而去往的目的地又挺远,又是我们活动的范围,所以他们会把零散的乘客,统一送到某处区域。”
“因为那边是接头地点,所以乘客会在接头地点换车,乘坐另一方的车辆去往目的地。”
“而同理,对方也会将去往我们区域的乘客,直接在接头地点换乘我们的车辆,这样优势互补,大家既节省了油费,也赚到了更多的钞票。”
“不仅如此,还增进了不同黑车团体之间的关系,所以从那之后,打架斗殴的事情虽然还有,但都是零碎的,小范围的打架,总体大家都是相当默契。”
“原来是这样。”闻言鲁炎说辞,顾晨也是默默点头:“那这么说来,鲁俊虽然参与了打架,但也并不会结仇?”
“绝对不会。”鲁炎摇了摇头,也是不由分说道:“规矩就是规矩,大家也是大家发泄的一种方式。”
“有时候大家虽然将人约到某处地点打群架,但其实更多的是谈判。”
“能动嘴谁还动手啊?随意更多时候,大家都是在拉人谈判,不管先前有啥矛盾,谈判之后,该道歉的得道歉,之后相安无事。”
“嗯,原来你们当年的黑车,还有这么多规矩?”顾晨也是第一次听说。
毕竟这些年,城市治理越来越规范,执法队伍也在不断增加。
这些年,黑车也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转而变成了更为规范的网约车。
于是顾晨又问:“那鲁俊之前既没有得罪过人,那怎么会被人用麻袋沉入水库?还在麻袋里放石头?这种操作手法,实在有些太恶毒了。”
“可不是吗?”想到这些,鲁炎就憋着一肚子怒火:“当年找到堂弟鲁俊尸体的时候,他家人不知道哭得有多伤心。”
“更伤心的是,你们警方却迟迟找不到杀人凶手,因此这个心结,也一直存在了很久,每年过年去堂弟家拜年,他家人还会心心念念,毕竟人已经走了20年。”
顿了顿,见顾晨依旧在速写记录,鲁炎又道:“不过你要说我堂弟鲁俊到底跟谁结仇,这个我真不知道,或许他家人更清楚吧。”
“好的。”顾晨默默点头,随后又问:“我们这次前来,也是想走访一下他的家人,可不太清楚他家里是否还有人在?”
“有。”鲁炎默默点头,道:“堂弟鲁俊虽然死了,当是父母还在,只是年事已高,另外,弟妹也改嫁了。”
“那鲁俊有孩子吗?”卢薇薇问。
鲁炎默默点头:“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弟妹改嫁后,儿子跟着爷爷奶奶,女儿跟着弟妹一起。”
“现在两个孩子都有出息,都在上大学。”
“那挺好的。”王警官闻言,也是默默点头。
最起码这鲁家还有后人。
顾晨则是低头看表,问道:“那去往鲁俊家往哪走?是那边那条山路吗?”
“对,但是天黑路不好走,你们如果上山,必须开慢些,山路是双车道,注意避让。”
“好的。”
在一番了解情况后,鲁炎继续忙碌着店里的生意,而顾晨几人则赶紧用餐。
晚餐结束后,王警官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不由打上一记响嗝道:“老板,多少钱?”
“害,提钱干什么?”见众人要走,鲁炎赶紧走过来道:“你们是来帮我堂弟调查案件的,就是我们鲁家的恩人,提钱伤感情。”
“再说了,也就几个小菜,不值钱,这餐算我请。”
“这怎么行呢?”见鲁炎不准备收钱,卢薇薇当即拒绝道:“我们有餐补,不用你请客。”
“这意义不一样嘛。”一名老板娘模样的女子走过来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警察过来提起鲁俊的事情。”
“你们可是当年案件没有头绪后,第一个过来的警察团队,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哪能收你们的饭钱?”
“是啊。”见老婆开口,鲁炎也道:“你们这么多年,还能记得我们鲁家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
“即便你们最终还是找不到凶手,我们也不会怪你们,毕竟这种毫无头绪的案子,我们也清楚,调查起来相当困难。”
“能找到凶手,那只能说是老天有眼,找不到凶手,也没关系,只能怪我堂弟命不好,不过我们始终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哈哈。”闻言两夫妻说辞,卢薇薇也是不由调侃道:“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们要是找不到凶手,还真对不起你们鲁家。”
看了眼身边的顾晨,卢薇薇又道:“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们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这是我们队长顾晨,有他在,相信鲁俊不会白死,那个杀害鲁俊的凶手,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一定会把他绳之以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