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qmq人氣都市异能 從1983開始討論-第九百四十章 熱鬧的影視城3讀書-cujnz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有谁想看看我斗篷下穿的是什么吗?”
婚内妻约:老公别太急
“那就放下兵器。”
远景,是真屋顶。近景,是假屋顶。
张柏之站在屋顶上,底下一群老色批士兵。谢庭峰坐在中间,东瀛中二风的夸张戏服,脑袋上插着八根翎。
然后士兵真的放下了兵器。
谢庭峰不仅没生气,还拿着一根奇怪的痒痒挠,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程前顶着滑稽的蘑菇头,急道:“脱得好,再脱!脱呀!”
“……”
摘星II
张柏之把身体拧来拧去,说出了那个震惊娱乐圈的预言:“你们还想看看,我这件衣服下面穿的是什么吗?”
陈老师:这道题我会!
“好!休息一下。”
陈导喊了声,先行消失,明星们也钻进保姆车。
剩下的群演,早没了兴奋劲头,叫苦连天的躺了一地。王奇穿着厚重的戏服,一动都不想动。
第一天,从凌晨干到次日凌晨。
第二天,依然如此。
这是第三天。
莫回头:背后有鬼 青山老妖
累倒没什么,对剧组感觉太差。伙食烂,饭量少,动不动就挨骂,休息的时候不能乱动,不让脱戏服。
而且钱太少。
“我去厕所,你去不去?”室友道。
“不去……算了去吧,一会更麻烦。”
俩人费劲的把衣服脱掉,奔景区公厕。
一路上妖魔鬼怪,从上古到民国,从蒋琴琴到孙菲菲。方便回来,室友忽然停步:“哎,你看那个。”
公主与王子们的爱恋
“嗯?”
王奇一瞧,一棵大树底下坐着个女人,默默的啃馒头吃。
“谁啊?”
“刘小庆啊!”
哟!
王奇偷偷摸摸凑近点,仔细一看,真是刘小庆。
“她怎么这样了?”
“偷税漏税呗,去年刚放出来,听说欠了一屁股债,没工作来这跑龙套。不过人家跑龙套也比咱们强,一天五十块钱呢!”
王奇啧啧称奇,摇头晃脑的掠过去。
“……”
刘小庆知道有人在谈论自己,早就习惯了。
她现在属于取保候审阶段,不知道能不能拍戏啊,反正她现实中就拍了。
处境困难,19套房产被拍卖18套,欠了两三千万的款,之前的戏不敢播,播的也被剪掉。
只有张纪中打招呼,找她拍《永乐英雄儿女》。30万片酬,还没捂热就还债了,然后就过上了象漂儿的生活。
直到今年5月,检察院下达不起诉通知书,她才缓过来。
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压根不会有半点波动,默默啃完馒头,拍拍屁股回去跑龙套。
………………
水乡景区。
池塘里插满了硕大的假荷花,水还算清澈,刘天仙露着两条肩膀泡在里面,做仙女戏水状。
胡戈鬼鬼祟祟的蹲在石头后面,偷看偷看偷看。
忽然间,刘天仙似有察觉,一扭头露出正面,梳着赵灵儿的那种发型:“谁啊?是小花么?”
“我不是小花。”
“啊!”
刘天仙抱住上身,又羞又怒:“你是谁啊?怎么会到岛上来?”
“我我我是来求药的……”
“你转过去,走开五丈!不,十丈!”
“咔!过!”
导演一喊停,工作人员忙把刘天仙拉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赶紧去换衣服。
哎哟,刘晓丽又心疼了。
本人反倒没事,就觉得挺好玩的,毕竟头一次拍戏。
这正是《仙剑奇侠传》,李逍遥和赵灵儿初见的一场戏,基本还原了游戏情节。
作为公司重头戏之一,黄总也来探班,心中疑惑:小姑娘还可以啊,不像许总说的那么差,起码会演又羞又怒。
这版《仙剑奇侠传》有所改动,只有30集,人物大致还原。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
夜场小王子
酒剑仙就是酒剑仙,搞尼玛的狗血恋情,还跟圣姑弄出个私生女阿奴。
拜月教主就是野心勃勃,借水魔兽一统天下,李逍遥也没什么“爱无限”!
“黄总!”
刘晓丽打理好女儿,凑过来问:“您知道《神雕侠侣》的开机时间么?”
我是电竞真小人
“神雕城还在建,怎么也得年中吧。应该可以错开,依菲不用串两个组,就是今年得辛苦点,基本就住象山了。”
“那是应该的。”
刘晓丽试探问:“您觉得依菲表现怎么样?”
“这问题不该问我吧。”
“您不是老资格么?我心里没底。”
“呃,我觉得挺好的。”
黄总顿了顿,笑道:“许总也会很满意。”
刘晓丽松了口气,许总可太严厉了!
这边继续拍,老黄准备回去,刚好接了个电话,面色一变,坐着影视城的电瓶车赶到秦王宫。
嚯!
只见里面乱糟糟一片,彻底停工。几百个群演脱衣卸甲,似乎围住什么人,明星吓得躲在一边。
陈导满脸怒容,却不敢发作,陈虹拿着大喇叭在安抚,没人听。
老黄一问,却是方才休息,一些群演把行头脱了。
结果很快就拍摄,大家忙着穿衣披甲,耽误了时间。陈导先跑出来骂,然后几个主任、副导演狐假虎威,也出来得瑟。
据说动了手。
“耽误时间我们不对,骂几句也就忍了,谁特么惯的你上来就打人?”
“垃圾剧组!钱少屁事多,不干了!”
“不演了!不演了!”
多数是起哄的。
“静一静,静一静!”
老黄不得不出面,影视城大佬,还是给面子的。
“事情我听明白了,按照惯例,咱们找公会解决好不好?”
盛世女星品青梅 半盏琉年
公会威望极大,暂时消停。
不多时,那边来人,看了看被打的群演,就是被踹了一脚,摔地上蹭破皮。动手的某主任依然嚣张,满脸不在乎。
“既然找公会,我们就协调解决。”
“你们没遵守纪律,你们道歉,保证以后守时。你动手,医药费,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你知道我是谁么?”
“妈的一天给18块钱,装什么装?”
“不干了!”
“不干了!”
这下真不干了。
陈虹过来,对老黄道:“不干就算了,这批素质确实不行,懒散不好指挥。”
“那你的意思?”
“能不能找些武警官兵来?”
“那费用可不小。”
“没关系,你们联系吧。”
正好一方要换人,一方要撂挑子,都没意见。
但今天的酬劳又起争执。
黄总撤到一边,看着陈虹跟公会嚷嚷如泼妇,不禁也惋惜起来。
这种破事,从不会在天下的剧组发生。
比如《无极》要求的群演,大高个,硬挺强悍,那肯定得找武警。可还舍不得钱,拍戏就是一分钱一分货的东西。
现在不行了才想找武警,何必呢?
而且他瞧着那帮主任,哎,这一个剧组养活多少帮闲?忽然怜悯陈大导。
“喂?”
那边还在沟通,手机忽响,酒店打来的。
“许总到了。”
(我可木有故意黑《无极》,都是当年新闻。
还有……)